闲聊

闲聊

指数基金的诞生 源于公司内部矛盾

股票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18 次浏览 • 2019-04-02 17:35 • 来自相关话题

望京博格|文

似乎所有伟大事物都诞生都源于逆境!

古代诗词歌赋大多都是诗人身处逆境有感而发;指数基金的诞生也源于一场公司内部斗争。
如果你理解了指数基金是如何诞生的,则你对应指数基金的理解也将更为深刻,接着开始约翰博格与指数基金的故事:

(一)饮鸩止渴
先锋集团的前身是1920年沃尔特摩根建立的惠灵顿基金。最初的美国基金公司创始人都经历过美国1929-1931年的大萧条,在大萧条期间美国道琼斯指数的最大跌幅为90%。在此之后,大多数基金公司采取的都是相对保守的平衡型策略:一半国债一半蓝筹。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基金行业不再墨守陈规于传统的投资风格。 这被称为”沸腾时代“,其间很多年前的基金经理开始追逐各种投机股票,后来很多成熟基金经理也开始效仿追逐各种投机股票。这些股票走势如火如荼,但是通常没有基本面的支撑。投资者与基金行业不再关心什么投资”蓝筹股“的基金或者风格保守的平衡型基金,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追逐“妖股”且净值高涨的基金。

1965-1974年,期间美国市场流行”漂亮50“,以施乐(Xerox),宝丽来(Polaroid),IBM,雅芳(Avon )为代表成长股飙涨。导致投资者开始追逐业绩飙涨的股票型基金,传统的平衡型基金被投资者抛弃。
在1955年平衡型基金市场份额为55%,到1965年的17%,降至1970年的5%,到1975年,这个比例更是将下降到仅剩1%。惠灵顿基金的旗舰基金都是平衡型基金,在这个样环境中度日如年。在这个关键时刻,老摩根将公司的管理权交给年轻的约翰博格。
规模是基金公司的生命之血。对于年轻的博格而言,扭转公司颓势的唯一方法是合并一家以成长股投资见长基金公司。在拜访几家备选基金公司并被拒绝之后,博格决定收购位于波士顿由四个年轻人的合伙公司[Thorndike,Doran,Paine&Lewis,Inc],以及他们旗下Ivest基金。
在合并公司的新中,四个新合伙人各拥有10%合计40%投票权,博格还是担任CEO拥有28%的投票权,公开发行的那部分拥有剩余32%的投票权,之后惠灵顿发行自己的成长股基金。

(二)替罪羔羊
历经十年的”漂亮50“行情,由于这些看似漂亮的成长股公司的业绩并没有跟上股价的上升,随着而来的业绩增速下滑导致”漂亮50“行情的破灭,在1973-1974年标普500指数下跌了50%以上。
与此同时,惠灵顿的新商业模式开始失败。博格新合伙人管理的四个新基金中的三个基金濒临清盘。从高到低,Ivest基金的规模缩水65%,好在后来它都清盘,否则会被列入金融历史的最差基金名录上。(附言:原来清盘是一条遮羞布)
新伙伴管理的另外两个股票型基金同样业绩不如人意,导致基金最后失败。更糟糕的是,在新管理层其咄咄逼人的形势下,曾经保守的惠灵顿基金管理的资产也大幅缩水。 在1966年至1976年的十年间,惠灵顿的平衡型基金称为在全美国业绩最差的平衡型基金(源于股票仓位持有漂亮50股票,在熊市跌的最惨)。
随着1973-1974年熊市的到来,博格与新伙伴自1966年以来的愉快合作也面临着分崩离析。糟糕的市场和糟糕的基金业绩意味着糟糕的业务,摧毁了惠灵顿并购的新伙伴与博格之间的任何信任。新的波士顿合作伙伴很快找到了替罪羊。当然不是他们自己,尽管他们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业绩如此糟糕。 他们选择博格,合并之后惠灵顿首席执行官,作为替罪羊为惠灵顿基金持有人亏损以及公司股东的亏损负责。 由于合并初期新公司投票权改变,在熊市中期,1974年1月23日,他们联合起来解雇了CEO-约翰博格。

(三)对决开始
约翰博格是一个不会轻易服输的人。 在美国,基金还有独立的董事会(在国内称为持有人大会,由于海外基金大多数是公司型基金,所以基金常设的董事会)。惠灵顿基金的董事会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董事会成员构成有很大重合,但是由于基金汇集客户资产,所有在基金董事会中独立董事拥有很强的话语权。
博格被免除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与CEO职位,但他还是惠灵顿基金的董事长与CEO,所以他要召开惠灵顿基金的董事会议,罢免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作为其投资顾问的权力,也就是公募基金更换基金管理人。这件事在美国基金行业从未发生,即便到现在也仅在惠灵顿基金发生过,当然在国内基金行业20年也没有发生过。
由于独立董事的支持,博格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达成折衷方案:

(1)惠灵顿基金(后改名为先锋基金)成立新的子公司负责基金的运营工作,包括基金会计、TA登记、客户服务等;
(2)惠灵顿基金的投资管理与基金发行还由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负责。
这里面第二点很重要,如果先锋发行新的基金,投资管理还是有惠灵顿基金公司负责。
(四)指数基金诞生
约翰博格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新的CEO之间仇恨已经无法化解。在1975年约翰博格打算发行一只新基金,但是又不想受到折衷方案影响(方案规定基金投资管理必须由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负责)。
约翰博格必须想出摆脱”折衷方案影响“方法,在这个时候他想到指数基金,并得到(1970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萨缪尔森的支持。由于指数基金是一个“不需要管理的”基金,这样就无需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插足先锋基金的新的业务。
1976年8月成立的第一个“市场指数”共同基金,最初名为“第一指数投资信托”(First Index Investment Trust)。指数化是终极的“不激进不保守”投资策略,充分保证了参与金融市场的涨跌。
其实第一个指数基金并不顺利,成立规模仅1200万美元(募集目标是5亿美元),而且之后经历83个月的净赎回……当时基金行业巨头们都在猜测这个指数基金什么时候会夭折,第二个指数基金在第一个指数基金成立约十年之后才出现。

(五)指数基金壮大
在先锋集团创立之前,美国基金销售如同国内现状一样,几乎所有的基金销售都以赚取销售提成为生。在那个时代,基金的认购/申购费为5%,即投资者买100美元基金,仅有95美元归入基金资产,其余5美元作为基金销售的奖励。
虽然博格的指数起初发展并不顺利,但是他也没有闲着。在1975年纽约交易所受到各方压力,结束了固定佣金指数,美国市场开始走向低佣金时代。
在这个时候约翰博格推出“免佣”基金,即销售先锋集团的基金,先锋集团不支付基金销售任何费用。这一举措在当时的同行看来似乎是“大逆不道”,先锋一边推出免佣基金,一边进一步降低基金费率,导致在之后四五年中,先锋靠降低费率导致其基金业绩大幅跑赢同业,导致投资者开始追捧先锋集团旗下产品。
其他基金同业(例如富达)被逼推出“免佣”基金,销售基金再也没有销售提成了,导致当时80%的基金销售人员失业! 但是投资者还需要专业人员帮助构建投资组合,在这个时候投资顾问(FA)诞生了。
投资顾问,帮助客户构建资产配置组合并收取咨询费,基金公司也不再支付销售提成。对于投资顾问而言,提高客户业绩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构建资产配置组合。
先锋集团的产品受到投资顾问偏爱,而先锋特殊的结构决定了随着其管理规模进一步增长,其基金费率则进一步降低,导致投资顾问更加偏爱先锋集团的产品,以至与进入相互促进的螺旋增长的模式,截至2018年底,先锋集团的管理规模已经突破5万亿美元,必须在强调一次:第一指数基金的成立规模仅0.12亿美元!(完)
参考文献:
(1)《约翰博格与先锋集团传记》
(2)《Stay The Course》 查看全部

望京博格|文

似乎所有伟大事物都诞生都源于逆境!

古代诗词歌赋大多都是诗人身处逆境有感而发;指数基金的诞生也源于一场公司内部斗争。
如果你理解了指数基金是如何诞生的,则你对应指数基金的理解也将更为深刻,接着开始约翰博格与指数基金的故事:

(一)饮鸩止渴
先锋集团的前身是1920年沃尔特摩根建立的惠灵顿基金。最初的美国基金公司创始人都经历过美国1929-1931年的大萧条,在大萧条期间美国道琼斯指数的最大跌幅为90%。在此之后,大多数基金公司采取的都是相对保守的平衡型策略:一半国债一半蓝筹。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基金行业不再墨守陈规于传统的投资风格。 这被称为”沸腾时代“,其间很多年前的基金经理开始追逐各种投机股票,后来很多成熟基金经理也开始效仿追逐各种投机股票。这些股票走势如火如荼,但是通常没有基本面的支撑。投资者与基金行业不再关心什么投资”蓝筹股“的基金或者风格保守的平衡型基金,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追逐“妖股”且净值高涨的基金。

1965-1974年,期间美国市场流行”漂亮50“,以施乐(Xerox),宝丽来(Polaroid),IBM,雅芳(Avon )为代表成长股飙涨。导致投资者开始追逐业绩飙涨的股票型基金,传统的平衡型基金被投资者抛弃。
在1955年平衡型基金市场份额为55%,到1965年的17%,降至1970年的5%,到1975年,这个比例更是将下降到仅剩1%。惠灵顿基金的旗舰基金都是平衡型基金,在这个样环境中度日如年。在这个关键时刻,老摩根将公司的管理权交给年轻的约翰博格。
规模是基金公司的生命之血。对于年轻的博格而言,扭转公司颓势的唯一方法是合并一家以成长股投资见长基金公司。在拜访几家备选基金公司并被拒绝之后,博格决定收购位于波士顿由四个年轻人的合伙公司[Thorndike,Doran,Paine&Lewis,Inc],以及他们旗下Ivest基金。
在合并公司的新中,四个新合伙人各拥有10%合计40%投票权,博格还是担任CEO拥有28%的投票权,公开发行的那部分拥有剩余32%的投票权,之后惠灵顿发行自己的成长股基金。

(二)替罪羔羊
历经十年的”漂亮50“行情,由于这些看似漂亮的成长股公司的业绩并没有跟上股价的上升,随着而来的业绩增速下滑导致”漂亮50“行情的破灭,在1973-1974年标普500指数下跌了50%以上。
与此同时,惠灵顿的新商业模式开始失败。博格新合伙人管理的四个新基金中的三个基金濒临清盘。从高到低,Ivest基金的规模缩水65%,好在后来它都清盘,否则会被列入金融历史的最差基金名录上。(附言:原来清盘是一条遮羞布)
新伙伴管理的另外两个股票型基金同样业绩不如人意,导致基金最后失败。更糟糕的是,在新管理层其咄咄逼人的形势下,曾经保守的惠灵顿基金管理的资产也大幅缩水。 在1966年至1976年的十年间,惠灵顿的平衡型基金称为在全美国业绩最差的平衡型基金(源于股票仓位持有漂亮50股票,在熊市跌的最惨)。
随着1973-1974年熊市的到来,博格与新伙伴自1966年以来的愉快合作也面临着分崩离析。糟糕的市场和糟糕的基金业绩意味着糟糕的业务,摧毁了惠灵顿并购的新伙伴与博格之间的任何信任。新的波士顿合作伙伴很快找到了替罪羊。当然不是他们自己,尽管他们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业绩如此糟糕。 他们选择博格,合并之后惠灵顿首席执行官,作为替罪羊为惠灵顿基金持有人亏损以及公司股东的亏损负责。 由于合并初期新公司投票权改变,在熊市中期,1974年1月23日,他们联合起来解雇了CEO-约翰博格。

(三)对决开始
约翰博格是一个不会轻易服输的人。 在美国,基金还有独立的董事会(在国内称为持有人大会,由于海外基金大多数是公司型基金,所以基金常设的董事会)。惠灵顿基金的董事会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董事会成员构成有很大重合,但是由于基金汇集客户资产,所有在基金董事会中独立董事拥有很强的话语权。
博格被免除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与CEO职位,但他还是惠灵顿基金的董事长与CEO,所以他要召开惠灵顿基金的董事会议,罢免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作为其投资顾问的权力,也就是公募基金更换基金管理人。这件事在美国基金行业从未发生,即便到现在也仅在惠灵顿基金发生过,当然在国内基金行业20年也没有发生过。
由于独立董事的支持,博格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达成折衷方案:

(1)惠灵顿基金(后改名为先锋基金)成立新的子公司负责基金的运营工作,包括基金会计、TA登记、客户服务等;
(2)惠灵顿基金的投资管理与基金发行还由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负责。
这里面第二点很重要,如果先锋发行新的基金,投资管理还是有惠灵顿基金公司负责。
(四)指数基金诞生
约翰博格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新的CEO之间仇恨已经无法化解。在1975年约翰博格打算发行一只新基金,但是又不想受到折衷方案影响(方案规定基金投资管理必须由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负责)。
约翰博格必须想出摆脱”折衷方案影响“方法,在这个时候他想到指数基金,并得到(1970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萨缪尔森的支持。由于指数基金是一个“不需要管理的”基金,这样就无需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插足先锋基金的新的业务。
1976年8月成立的第一个“市场指数”共同基金,最初名为“第一指数投资信托”(First Index Investment Trust)。指数化是终极的“不激进不保守”投资策略,充分保证了参与金融市场的涨跌。
其实第一个指数基金并不顺利,成立规模仅1200万美元(募集目标是5亿美元),而且之后经历83个月的净赎回……当时基金行业巨头们都在猜测这个指数基金什么时候会夭折,第二个指数基金在第一个指数基金成立约十年之后才出现。

(五)指数基金壮大
在先锋集团创立之前,美国基金销售如同国内现状一样,几乎所有的基金销售都以赚取销售提成为生。在那个时代,基金的认购/申购费为5%,即投资者买100美元基金,仅有95美元归入基金资产,其余5美元作为基金销售的奖励。
虽然博格的指数起初发展并不顺利,但是他也没有闲着。在1975年纽约交易所受到各方压力,结束了固定佣金指数,美国市场开始走向低佣金时代。
在这个时候约翰博格推出“免佣”基金,即销售先锋集团的基金,先锋集团不支付基金销售任何费用。这一举措在当时的同行看来似乎是“大逆不道”,先锋一边推出免佣基金,一边进一步降低基金费率,导致在之后四五年中,先锋靠降低费率导致其基金业绩大幅跑赢同业,导致投资者开始追捧先锋集团旗下产品。
其他基金同业(例如富达)被逼推出“免佣”基金,销售基金再也没有销售提成了,导致当时80%的基金销售人员失业! 但是投资者还需要专业人员帮助构建投资组合,在这个时候投资顾问(FA)诞生了。
投资顾问,帮助客户构建资产配置组合并收取咨询费,基金公司也不再支付销售提成。对于投资顾问而言,提高客户业绩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构建资产配置组合。
先锋集团的产品受到投资顾问偏爱,而先锋特殊的结构决定了随着其管理规模进一步增长,其基金费率则进一步降低,导致投资顾问更加偏爱先锋集团的产品,以至与进入相互促进的螺旋增长的模式,截至2018年底,先锋集团的管理规模已经突破5万亿美元,必须在强调一次:第一指数基金的成立规模仅0.12亿美元!(完)
参考文献:
(1)《约翰博格与先锋集团传记》
(2)《Stay The Course》

争先恐后开科创板当韭菜当试验品

股票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2 个评论 • 298 次浏览 • 2019-03-11 09:21 • 来自相关话题

争先恐后开科创板当韭菜当试验品

一个市场理性不理性 和人数有非常大的关系 现在科创板之所以设置一个门槛 就是因为这个是要当试验品的 所以有巨大的风险 一般老百姓是难以承受的

现在有一种理论 就是一开始科创板肯定是涨的 至于以后就不管了 关键是一开始是多久呢?你能看到 别人也能看到 最后就是比手快了

科创板也好 创业板也好 中小板也好 无非是换个名字而已 企业还是这样的企业 体制还是这样的体制 人还是这批人 股票也还是这样的股票 

散户投资股票并无优势 既没有资金 也没有信息 频繁交易无非给券商打工 勉强的一点优势就是能熬 不过能熬也要买在低位吧 类似48元的中石油 估计到孙子辈不知道能不能解套了 

所以 还是老老实实点 买股票只有人少没量的时候才能进 人多量大的时候还是出来看热闹吧 还是那句话 管住手 查看全部

争先恐后开科创板当韭菜当试验品

一个市场理性不理性 和人数有非常大的关系 现在科创板之所以设置一个门槛 就是因为这个是要当试验品的 所以有巨大的风险 一般老百姓是难以承受的

现在有一种理论 就是一开始科创板肯定是涨的 至于以后就不管了 关键是一开始是多久呢?你能看到 别人也能看到 最后就是比手快了

科创板也好 创业板也好 中小板也好 无非是换个名字而已 企业还是这样的企业 体制还是这样的体制 人还是这批人 股票也还是这样的股票 

散户投资股票并无优势 既没有资金 也没有信息 频繁交易无非给券商打工 勉强的一点优势就是能熬 不过能熬也要买在低位吧 类似48元的中石油 估计到孙子辈不知道能不能解套了 

所以 还是老老实实点 买股票只有人少没量的时候才能进 人多量大的时候还是出来看热闹吧 还是那句话 管住手

2019-03-02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88 次浏览 • 2019-03-02 11:45 • 来自相关话题

“人生为了回家,终究离开家。”
 
“人生为了回家,终究离开家。”
 

关于风险

股票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60 次浏览 • 2019-02-26 17:26 • 来自相关话题

上涨中所有风险都会被忽视
下跌中所有风险都会被放大

可是实际的事实却是:
上涨中所有风险都会被积累
下跌中所有风险都会被释放

上涨中所有风险都会被忽视
下跌中所有风险都会被放大

可是实际的事实却是:
上涨中所有风险都会被积累
下跌中所有风险都会被释放

大鳄 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 --大师就是大师,或者说是个疯子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1 个评论 • 331 次浏览 • 2019-02-26 16:25 • 来自相关话题

转载的文章,很有思考价值。推荐一看,需要点耐心。
 索罗斯的投资思想很庞杂,晦涩难懂,很容易产生歧义。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索罗斯从来没有对外透露过他的具体投资方法。索罗斯在哈佛大学演讲时说幽默的说,凡是读过他书的人绝对赚不到钱,因为没有人能够知道真实的他。

一位观众举手问他:“你能告诉我们真实的你是什么样的吗?”索罗斯笑答:“不能,说出了就没有索罗斯了。”
所以,外界只能是从他的哲学和投资案例来了解他,我也不例外。

我读过索罗斯写的所有书,也读过很多研究索罗斯投资思想的博士硕士论文,我对索罗斯的投资思想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索罗斯的投资思想是建立在一个基石上,这个基石是错误、可错性、彻底的可错性。市场会犯错误,人会犯错误,一切貌似正确的投资理论也只不过是等待接受检验的错误而已,说得更极端点-----塑造了历史面貌的思想无非是一些内涵丰富的谬论。

一套富于衍生性的谬论往往最初被人们视为真知灼见,只有在它被解释为现实之后,它的缺陷才开始暴露出来,然后将会出现另一套同样内涵丰富的但与之正相反的新谬论,并且这一过程仍将不断地进行下去。这种观点在正统那里可以说是“异端邪说”,但索罗斯靠着这个思想衍生出来的投资方法获得惊人的成就。

可错性与索罗斯的哲学信仰一脉相承。

索罗斯的哲学根基主要是来源于卡尔﹒波普的证伪主义,还有部分是来源于哈耶克的《感觉的秩序》和《科学的反革命》。证伪主义可以说是认识论上的一次革命,它震耳发聩地提出了新的观点。它认为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是暂时的,都是等待被证伪的,一些今天看来颠簸不破的真理,很可能只是明天的谬论而已。科学命题不能被证实,只可以被证伪,可证伪性是科学与非科学的划分标准。人类科学知识的增长不是累积式的前进,而是排除错误式的前进,先提出假说,然后予以反驳。

由此,索罗斯提出两个反对,一是反对归纳法,二是反对科学主义。

索罗斯认为,不可能经由归纳法则概括出赢取超额利润的一般方法,假如存在,那么投资者理论上就可以通吃市场,而市场将不复存在。归纳法是典型的累积式的认识论,它违法了从猜想到反驳的证伪原则。用黑天鹅理论来说,即使发现了99只白天鹅,也不能用归纳法说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也许第100只是黑的。所以,索罗斯认为,试图照搬自然科学研究方法来归纳出金融市场的历史过程、或者从历史过程中总结出一般性的盈利方法,都犯了投资大忌。

与此同时,索罗斯还极力反对科学主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巨大的差异,前者研究的对象是独立的事实,无论研究者抱着什么样的态度都改变不了事实,而后者参杂了观察者的偏见,研究者的信仰、价值观、立场、思维方式的差异都可以重塑事实。金融市场属于后者,股价怎么走不仅取决于事实即基本面,也取决于人们的偏见即怎么看待基本面,由此金融市场就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索罗斯引用量子力学的理论。海森堡的量子力学认为,量子粒子的质量和速度不可能同时得到精确的测量,其原因在于测量行为干扰了测量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因素是由外部观察者引入的。
 
融市场本身,从而让股价的走势不再是独立的,它总是与参与思维发生反复的共振,这也就是反身性。
 
既然是这样,金融市场就不可能用简单的科学方法来计算。而科学主义者却机械地、毫无批判地将科学方法加诸其研究之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科学主义恰恰是对科学精神的背叛。

索罗斯赞哈耶克的观点,科学主义是我们的现代科学文明中自我毁灭的力量,是滥用理性的极端表现。他反对任何人假借科学的名义而妄称掌握终极真理的理性狂妄。这也就是为什么投资大师反对过度数学化、工程化倾向,索罗斯甚至不无讽刺的说,他的数学符号从来不比ɑ、? 更多。
而另一个大师巴菲特也说,他用到的数学知识不超过小学水平。索罗斯很反对一些主流经济学家所谓的数量分析,他认同凯恩斯的观点:经济现实中的变量往往是互相依赖的,而某些传统的学者却假设它们是独立存在的,从而用偏微分的方法得出一定的结论,而当他们把结论用于现实时,却又忘记了这些结论赖以存在的假设条件……这是典型的伪数学方法……假设条件使那些作者们能在矫揉造作和毫无用处的数学符号中,忘记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和互相依赖的性质。

对归纳法和科学主义的深恶痛疾让索罗斯不得不另辟蹊径,由此索罗斯进入了反身性的世界,并最终得出炼金术的观点。
什么是反身性?

这个概念很晦涩,我们来一层一层的认识它。我们先来看一个命题:一个罗马人说,所有罗马人都撒谎。请问这个罗马人的话是真命题还是假命题?如果相信他,那么就面临一个逻辑悖论:承认了至少有一个罗马人说真话,从而又否定了他。这就是著名的“说谎者悖论”。大哲学家罗素面对这个悖论的时候说,我们应该把命题分为涉及自身的陈述和不涉及自身的陈述,如此就可以解决说谎者悖论。这里就引出一个重要的因素:涉及自身。

索罗斯由此出发来导出反身性概念,索罗斯认为,凡是涉及命题者自身、在内容上“或真”的命题,都是反身性命题。

进一步说,研究对象受到研究者自身的影响就叫反身性。如此一来,股票市场天然就是反身性了,因为股票参与者的观点必然影响到股价,进而让股价不再独立。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索罗斯又引出两个函数:

y=f(x) 认知函数
x=F(y) 参与函数

人的行为是y,人的认识是x,行为是认识的函数,表述为认知函数。
其含义是:有什么样的知识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而人的行为对人的认识有反作用,认识是行为的函数,表述为参与函数,其含义是:有某一类行为就会有某一类知识。“两个函数同时发挥作用,互相干扰。函数以自变量为前提产生确定的结果,但在这种情境下,一个函数的自变量是另外一个函数的因变量。

确定的结果不再出现,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相互作用,其中情景和参与者的观点两者均为因变量,以致一个初始变化会突然同时引起情景和参与者观点的进一步变化,我称之为反身性。”上述函数又会产生递归性,它们不会产生均衡,而只有一个永无止境的变化过程。用函数表达其变化为:
y=f(F(y))
x=F(f(x))
这就是说,x和y都是它自身变化的函数——认识是认识变化的的函数,行为是行为变化的函数。它实际上也是一种“自回归系统”。索罗斯用这这个函数是想说明,金融市场根本区别于自然科学研究的过程,在那里,一组事件跟随另一组事件,不受思维和认知的干扰。而金融市场是思维参与其中,因果关系不再是一组事件直接导向下一组事件,相反,它以一种类似鞋襻的模式将事实联结与认知,认知复联结于事实。
如此,反身性理论构建完毕,用通俗的话来解释,就是参与者的认知和被认知对象互相影响,基本面影响观点,观点反过来也影响基本面,它们永不均衡,互动变化,以致无穷。

美国学者约翰﹒特雷恩在《大师的投资习惯》中对此有过精彩解读:“‘反身性原理’的本质是指认知可以改变事件,而事件反过来又改变认知。这种效应通常被称为‘反馈’。这就好比,如果你拴住一条脾气好的狗并踢他,骂它‘坏狗’,那么这条狗会真的变得很凶,并扑过来咬你,而这又会引来更多的踢打、更多的撕咬。”

再举个更直白的例子,如果投资者相信美元升值,那么他们的购买行为讲会让美元上涨,这反过来又会使利率降低,刺激经济增长,从而推动美元再次升值。这也就回到前面的那个说谎者的悖论,凡是涉及自我的命题,自我都难逃脱干系。在这个过程中,任何简单的只研究股价本身而不顾参与者偏见的科学主义都是错的。

说得更极端些,那些即使是认识错误的命题,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影响力,它依然能在股市获利,这就是为什么股价有时候看起来泡沫很大但买的人很多,有时候看起来又低得可怜但无人问津。因为金融市场是个“炼金术”,投资者的决策意意识和决策行为具有像“炼金师”那么改变“事实结构”的“意志力”。在科学家看来,改变“物质结构”的“意念”是伪科学的,但在金融世界里,“改变市场结构”的“主流偏见”却是真是的,却是可以赚大钱的。所以,金融市场拒绝了科学主义,却接纳了金融炼金术。

整理一下刚才的逻辑,索罗斯认为,很多认知貌似真理,其实是错的、不确定的,它们所谓的正确只是暂时的、等待证伪的。无论它们是通过归纳法还是科学主义得到的认识,都不足以垄断真理和科学,在自然科学领域如此,在社会科学领域更是如此。更荒谬的是,很多人把自然科学的方法和结论强加在社会现象的研究中,这如同把魔术方法应用到自然科学领域的炼金术一样,只能使炼金术身败名裂。

社会科学是特殊的领域,研究者可以对研究对象施加自己的影响,在社会、政治、经济事物中,理论即使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可以是有效的,因为社会科学充满反身性,只要主流偏见足够强大,谬论也会在某些情况下变成“真理”,所以金融炼金术可以大行其道。

金融市场是反身性市场,它的决策不可能成为一个科学研究的命题,相反,它更像一个“非科学”的“炼金术”,因为金融市场中的决策评价取决于参与者们歪曲了的见解。正是因为参与者的决策并非基于客观的条件,而是对条件的解释,所以金融市场的根子是不确定的、是可错的。

没有人能完全正确认识市场,任何所谓正确的认识都只能是猜测,它还须接受反驳和证伪。投资的过程就是不断提出猜想并让市场验证和反驳的过程,而不是用科学命题去决策的过程。在索罗斯眼里,金融市场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是根本性的、是绝对的,任何看法都可能错,任何错误都可能发生,它们本质上也就是风险。索罗斯思想的底色就是可错性、不确定性、认知的不完备性,也就是风险性。

索罗斯的哲学认知论让他怀疑一切,包括他自己。
 
索罗斯谈到他为什么和罗杰斯分道扬镳时说,罗杰斯有个重大缺陷:“他极为藐视华尔街专业人才的精明”----尽管在这一点上索罗斯认为自己和罗杰斯看法相同----但是“罗杰斯却极为自信,从来不承认自己也可能犯错”,而“我却时刻相信自己也会犯错误”。这道出了索罗斯内心的哲学根基:证伪主义。市场总是错的,我也总会犯错。这就形成了索罗斯对股市的根本判断:股市风险第一,不确定第一,所以要想在股市生存必须时刻学会逃跑,因为投资本质上是在冒险。
 
个人总结一下,个人理解,要成为索罗斯这种人,那么就是个疯子。 因为他需要怀疑周围的一切,包括他自己,因为在索罗斯看来,什么都是可以证伪的。这样的人,在我看来,会被人理解为人格分裂。 如果不是他靠这个积累了大量财富,绝对会被人当做是一个疯子。
  查看全部
转载的文章,很有思考价值。推荐一看,需要点耐心。
 索罗斯的投资思想很庞杂,晦涩难懂,很容易产生歧义。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索罗斯从来没有对外透露过他的具体投资方法。索罗斯在哈佛大学演讲时说幽默的说,凡是读过他书的人绝对赚不到钱,因为没有人能够知道真实的他。

一位观众举手问他:“你能告诉我们真实的你是什么样的吗?”索罗斯笑答:“不能,说出了就没有索罗斯了。”
所以,外界只能是从他的哲学和投资案例来了解他,我也不例外。

我读过索罗斯写的所有书,也读过很多研究索罗斯投资思想的博士硕士论文,我对索罗斯的投资思想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索罗斯的投资思想是建立在一个基石上,这个基石是错误、可错性、彻底的可错性。市场会犯错误,人会犯错误,一切貌似正确的投资理论也只不过是等待接受检验的错误而已,说得更极端点-----塑造了历史面貌的思想无非是一些内涵丰富的谬论。

一套富于衍生性的谬论往往最初被人们视为真知灼见,只有在它被解释为现实之后,它的缺陷才开始暴露出来,然后将会出现另一套同样内涵丰富的但与之正相反的新谬论,并且这一过程仍将不断地进行下去。这种观点在正统那里可以说是“异端邪说”,但索罗斯靠着这个思想衍生出来的投资方法获得惊人的成就。

可错性与索罗斯的哲学信仰一脉相承。

索罗斯的哲学根基主要是来源于卡尔﹒波普的证伪主义,还有部分是来源于哈耶克的《感觉的秩序》和《科学的反革命》。证伪主义可以说是认识论上的一次革命,它震耳发聩地提出了新的观点。它认为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是暂时的,都是等待被证伪的,一些今天看来颠簸不破的真理,很可能只是明天的谬论而已。科学命题不能被证实,只可以被证伪,可证伪性是科学与非科学的划分标准。人类科学知识的增长不是累积式的前进,而是排除错误式的前进,先提出假说,然后予以反驳。

由此,索罗斯提出两个反对,一是反对归纳法,二是反对科学主义。

索罗斯认为,不可能经由归纳法则概括出赢取超额利润的一般方法,假如存在,那么投资者理论上就可以通吃市场,而市场将不复存在。归纳法是典型的累积式的认识论,它违法了从猜想到反驳的证伪原则。用黑天鹅理论来说,即使发现了99只白天鹅,也不能用归纳法说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也许第100只是黑的。所以,索罗斯认为,试图照搬自然科学研究方法来归纳出金融市场的历史过程、或者从历史过程中总结出一般性的盈利方法,都犯了投资大忌。

与此同时,索罗斯还极力反对科学主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巨大的差异,前者研究的对象是独立的事实,无论研究者抱着什么样的态度都改变不了事实,而后者参杂了观察者的偏见,研究者的信仰、价值观、立场、思维方式的差异都可以重塑事实。金融市场属于后者,股价怎么走不仅取决于事实即基本面,也取决于人们的偏见即怎么看待基本面,由此金融市场就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索罗斯引用量子力学的理论。海森堡的量子力学认为,量子粒子的质量和速度不可能同时得到精确的测量,其原因在于测量行为干扰了测量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因素是由外部观察者引入的。
 
融市场本身,从而让股价的走势不再是独立的,它总是与参与思维发生反复的共振,这也就是反身性。
 
既然是这样,金融市场就不可能用简单的科学方法来计算。而科学主义者却机械地、毫无批判地将科学方法加诸其研究之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科学主义恰恰是对科学精神的背叛。

索罗斯赞哈耶克的观点,科学主义是我们的现代科学文明中自我毁灭的力量,是滥用理性的极端表现。他反对任何人假借科学的名义而妄称掌握终极真理的理性狂妄。这也就是为什么投资大师反对过度数学化、工程化倾向,索罗斯甚至不无讽刺的说,他的数学符号从来不比ɑ、? 更多。
而另一个大师巴菲特也说,他用到的数学知识不超过小学水平。索罗斯很反对一些主流经济学家所谓的数量分析,他认同凯恩斯的观点:经济现实中的变量往往是互相依赖的,而某些传统的学者却假设它们是独立存在的,从而用偏微分的方法得出一定的结论,而当他们把结论用于现实时,却又忘记了这些结论赖以存在的假设条件……这是典型的伪数学方法……假设条件使那些作者们能在矫揉造作和毫无用处的数学符号中,忘记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和互相依赖的性质。

对归纳法和科学主义的深恶痛疾让索罗斯不得不另辟蹊径,由此索罗斯进入了反身性的世界,并最终得出炼金术的观点。
什么是反身性?

这个概念很晦涩,我们来一层一层的认识它。我们先来看一个命题:一个罗马人说,所有罗马人都撒谎。请问这个罗马人的话是真命题还是假命题?如果相信他,那么就面临一个逻辑悖论:承认了至少有一个罗马人说真话,从而又否定了他。这就是著名的“说谎者悖论”。大哲学家罗素面对这个悖论的时候说,我们应该把命题分为涉及自身的陈述和不涉及自身的陈述,如此就可以解决说谎者悖论。这里就引出一个重要的因素:涉及自身。

索罗斯由此出发来导出反身性概念,索罗斯认为,凡是涉及命题者自身、在内容上“或真”的命题,都是反身性命题。

进一步说,研究对象受到研究者自身的影响就叫反身性。如此一来,股票市场天然就是反身性了,因为股票参与者的观点必然影响到股价,进而让股价不再独立。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索罗斯又引出两个函数:

y=f(x) 认知函数
x=F(y) 参与函数

人的行为是y,人的认识是x,行为是认识的函数,表述为认知函数。
其含义是:有什么样的知识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而人的行为对人的认识有反作用,认识是行为的函数,表述为参与函数,其含义是:有某一类行为就会有某一类知识。“两个函数同时发挥作用,互相干扰。函数以自变量为前提产生确定的结果,但在这种情境下,一个函数的自变量是另外一个函数的因变量。

确定的结果不再出现,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相互作用,其中情景和参与者的观点两者均为因变量,以致一个初始变化会突然同时引起情景和参与者观点的进一步变化,我称之为反身性。”上述函数又会产生递归性,它们不会产生均衡,而只有一个永无止境的变化过程。用函数表达其变化为:
y=f(F(y))
x=F(f(x))
这就是说,x和y都是它自身变化的函数——认识是认识变化的的函数,行为是行为变化的函数。它实际上也是一种“自回归系统”。索罗斯用这这个函数是想说明,金融市场根本区别于自然科学研究的过程,在那里,一组事件跟随另一组事件,不受思维和认知的干扰。而金融市场是思维参与其中,因果关系不再是一组事件直接导向下一组事件,相反,它以一种类似鞋襻的模式将事实联结与认知,认知复联结于事实。
如此,反身性理论构建完毕,用通俗的话来解释,就是参与者的认知和被认知对象互相影响,基本面影响观点,观点反过来也影响基本面,它们永不均衡,互动变化,以致无穷。

美国学者约翰﹒特雷恩在《大师的投资习惯》中对此有过精彩解读:“‘反身性原理’的本质是指认知可以改变事件,而事件反过来又改变认知。这种效应通常被称为‘反馈’。这就好比,如果你拴住一条脾气好的狗并踢他,骂它‘坏狗’,那么这条狗会真的变得很凶,并扑过来咬你,而这又会引来更多的踢打、更多的撕咬。”

再举个更直白的例子,如果投资者相信美元升值,那么他们的购买行为讲会让美元上涨,这反过来又会使利率降低,刺激经济增长,从而推动美元再次升值。这也就回到前面的那个说谎者的悖论,凡是涉及自我的命题,自我都难逃脱干系。在这个过程中,任何简单的只研究股价本身而不顾参与者偏见的科学主义都是错的。

说得更极端些,那些即使是认识错误的命题,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影响力,它依然能在股市获利,这就是为什么股价有时候看起来泡沫很大但买的人很多,有时候看起来又低得可怜但无人问津。因为金融市场是个“炼金术”,投资者的决策意意识和决策行为具有像“炼金师”那么改变“事实结构”的“意志力”。在科学家看来,改变“物质结构”的“意念”是伪科学的,但在金融世界里,“改变市场结构”的“主流偏见”却是真是的,却是可以赚大钱的。所以,金融市场拒绝了科学主义,却接纳了金融炼金术。

整理一下刚才的逻辑,索罗斯认为,很多认知貌似真理,其实是错的、不确定的,它们所谓的正确只是暂时的、等待证伪的。无论它们是通过归纳法还是科学主义得到的认识,都不足以垄断真理和科学,在自然科学领域如此,在社会科学领域更是如此。更荒谬的是,很多人把自然科学的方法和结论强加在社会现象的研究中,这如同把魔术方法应用到自然科学领域的炼金术一样,只能使炼金术身败名裂。

社会科学是特殊的领域,研究者可以对研究对象施加自己的影响,在社会、政治、经济事物中,理论即使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可以是有效的,因为社会科学充满反身性,只要主流偏见足够强大,谬论也会在某些情况下变成“真理”,所以金融炼金术可以大行其道。

金融市场是反身性市场,它的决策不可能成为一个科学研究的命题,相反,它更像一个“非科学”的“炼金术”,因为金融市场中的决策评价取决于参与者们歪曲了的见解。正是因为参与者的决策并非基于客观的条件,而是对条件的解释,所以金融市场的根子是不确定的、是可错的。

没有人能完全正确认识市场,任何所谓正确的认识都只能是猜测,它还须接受反驳和证伪。投资的过程就是不断提出猜想并让市场验证和反驳的过程,而不是用科学命题去决策的过程。在索罗斯眼里,金融市场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是根本性的、是绝对的,任何看法都可能错,任何错误都可能发生,它们本质上也就是风险。索罗斯思想的底色就是可错性、不确定性、认知的不完备性,也就是风险性。

索罗斯的哲学认知论让他怀疑一切,包括他自己。
 
索罗斯谈到他为什么和罗杰斯分道扬镳时说,罗杰斯有个重大缺陷:“他极为藐视华尔街专业人才的精明”----尽管在这一点上索罗斯认为自己和罗杰斯看法相同----但是“罗杰斯却极为自信,从来不承认自己也可能犯错”,而“我却时刻相信自己也会犯错误”。这道出了索罗斯内心的哲学根基:证伪主义。市场总是错的,我也总会犯错。这就形成了索罗斯对股市的根本判断:股市风险第一,不确定第一,所以要想在股市生存必须时刻学会逃跑,因为投资本质上是在冒险。
 
个人总结一下,个人理解,要成为索罗斯这种人,那么就是个疯子。 因为他需要怀疑周围的一切,包括他自己,因为在索罗斯看来,什么都是可以证伪的。这样的人,在我看来,会被人理解为人格分裂。 如果不是他靠这个积累了大量财富,绝对会被人当做是一个疯子。
 

天天网络攻击,待会我就把负面的几条到处转发,我好几个站点呢

网络安全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2 个评论 • 256 次浏览 • 2019-02-25 10:22 • 来自相关话题

谁怕谁,SEO一下,到处都可以百度你的负面信息。
谁怕谁,SEO一下,到处都可以百度你的负面信息。

县城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42 次浏览 • 2019-02-14 17:56 • 来自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 网上转载的,大部分都同意,除了最后一点。

年关难过年年过,但2019年的年关,着实有些不一样。
赶上年底办公地点搬迁,失去工位的评论君,被迫早早返乡,代号也从5A写字楼的Jeffrey转换成村头的二狗子。
作为长年在外务工人员,每次回乡过年,都是来去匆匆。
这次难得在家呆的时间长,年前穿梭在家乡的江南小城地级市,县城和乡村之间走亲戚。
见到听到的人和事, 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折叠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最震惊我的,是那些县城里赚钱未遂的人。

01
堂哥的灯具店要关门了
回乡见得第一个亲人,是堂哥。堂哥开了三年的灯具店终于撑不住了,考虑关掉,想听听我的意见。
堂哥是大伯家的独子,刚过而立之年。念书不行,高中毕业就跟着大伯做早餐生意,但起早贪黑,对年轻人来说,确实太难。
三年前, 举全家之力,给堂哥在县城开了一家灯具店。
县城的生意逻辑在造势。为此,堂哥在银行贷了15万,把门店装修的很讲究。就这样,毫无灯具经营经验的堂哥一下子当上了老板。
店铺开起来,才知道有那么多活儿。
销售,上门安装,拉业务,催账,堂哥夫妻两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大伯的早餐店也盘出去,帮忙上门安装灯具,伯母负责做饭。
全家人围着店铺转,可生意还是每况愈下。
三年忙活下来,店铺的灯具品牌,从欧普、美的等知名品牌降级到杂牌产品。店铺租金太高,堂哥重找了个便宜店面。
最要命的是,三年前借的15万一分钱也没还。整个家庭陷入了进退不得的状态,还不如当初开早餐店。
对此,我觉得不可思议。问堂哥:
去年县城的房子不是卖得很不错嘛,怎么装修生意这么难做?
“炒房的太多了,哪有人真的装修。”
堂哥觉得很无力,我感到很震惊。“县城不到30万人,炒啥房!”
堂哥接触到最真实的市场情况,2018年,绝大多数县城的房子,都是被占坑式买房人买走的。
在外打工,听闻房价会涨,赶紧回家占个坑,或者是附近乡村的居民为了孩子念书,提前在县城买房。
这两类购房者,都不买堂哥的灯具。
堂哥的顾客,主要是周边乡镇自建房的农民。但自建房往往上门安装远,账又难收,利润薄如纸。
县城房地产市场火爆,与堂哥的灯具生意不仅毫无关系,还掏空了县城人们的腰包,导致堂哥的品牌灯具滞销,只能卖质差价廉的杂牌灯具。
堂哥盘点了一下,如果8万外账能顺利收回来。加上店里4万的灯具货量。再加上价值3万不到的拉货二手面包车,差不多还掉银行的贷款。
全家四个劳动力,忙活了三年,一分存款也没剩下。
堂哥盘算着:年底把店关了,明年大伯继续做早餐,自己考虑别的营生。
反正不开店不创业了。
如果说堂哥的灯具店的失败,是县城传统行业的缩影。另一件事,让我对县城的未来更担心了。

02
在老家卖水果的小刘
这是一个乡村创业故事,主人翁是我爷爷家隔壁邻居小孩小刘。
爷爷家是一个人口不到20万的乡镇,镇上只有一条街,底下还有七八个自然村,小刘比我小几岁。
我每次暑假回爷爷家,小刘每次就跟着我满田野里跑,他很机灵,但是不会念书。
长大后,我交了更厉害的朋友,便和小刘没了交集。
他成了我躺在好友列表里的微信好友。
通过他的朋友圈,我了解到,小刘初中肄业之后,一直在杭州一家百果园水果店工作。
2018年中,小刘突然微信找我,说自己要回乡创业,想听听我的建议。
我确认他不是借钱之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以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级白领身份,好好点拨他。
小刘聊了他的想法,自己的家乡(我爷爷家的小镇)和大多是乡村一样,留守老人孩子多,但不舍得消费水果。
而在杭的老乡群里,很多老乡在外务工,想给家里留守儿童和老人买水果,既买不到,也无法送货上门。
小刘脑袋灵光,这可是一片蓝海。
杭州水果店的工作经验,让他基本摸清了生鲜店的进货渠道,和成本把控的诀窍。
再加上他长年担任门店的熟客微信群群主,对社群营销,更是有独到的见解。
我没想到,小刘的对于to C模式的理解,竟然如此深刻。
在我看来,这是典型的一线城市营销套路,对乡村市场的降维打击,无疑小刘真的是一个奇才。
于是,他决定回小镇开这样一个水果配送店。店很快开起来了。
小刘每天在群里,发当天水果照片和价格。
顾客大多是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他们为尽孝心,也愿意花钱,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付款,小刘给客户家里留守老人和孩子配送,并拍视频作为反馈。
全新的营销方式,加上热心肠的小刘的服务态度,水果店的生意非常好。
但没想到,小刘的水果店还是没撑过春节。
自从开店以来,小刘开始每天凌晨进货,早上运营微信群,接单,配送。即使雇了人帮忙,小刘依然累得开车差点睡着。
忙不要紧,但不挣钱的瞎忙,就最致命了。
对生鲜产品来说,乡村的进货成本,远远超过了小刘的预期。为了控制坏果率,小刘每天凌晨,去最近的城市衢州市进货,结果是坏果率没下来,运输成本先上去了。
老家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加上很多老人一辈子节约惯了,心疼钱,所以对子女买来的新鲜水果有天然抗性。
人均收入低的乡村,自然客单价也提不上去,两边一挤压,小刘受不了。
这时候,小刘意识到,乡村的生鲜市场,被各大电商抛弃,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看到的生鲜的刚性需求,到了乡村,一下子就变成伪需求了。
还没撑到车厘子上市的季节,小刘的店就关掉了,小刘重新回到杭州,找了一份月薪4000的工作。

03
县城的消费市场逻辑
不仅仅传统行业,在县城乡村的土壤无法生长,连小刘这样新颖的商业模式,也无法生存。
县城乡村的消费市场为什么如此萎靡?
我在思考,应该是是消费人口的缺失,导致购买力低下引起的。
年轻人是消费的主力军,但村里的上大学的年轻人,留在省会城市工作。没上学的年轻人,去沿海城市打工。
县城,好就好在消费水平低,坏就坏在,只有消费水平低。
县城缺乏机会,没有热钱,人情社会严重,缺乏工作岗位。寥寥的年轻人选择不多,不是挤破头考公务员,就是考教师资格证。
只有公务员和教师,才是体面的工作。
而就算是体面的工作,依然不会是高薪。这注定了县城的日常用品消费总需求固定,利润低。
消费升级的产品,根本没有对应消费人群。
当一线城市的杯均30RMB的喜茶/瑞幸咖啡/鹿角巷等遍地开花的时候,县城卖得最好的茶饮还是古茗,杯均10RMB。
罗胖在演讲里提到古茗成功的秘诀,县城和镇上晚上的灯光一般不够亮,你只要做一个很简单的事:就是把奶茶店门头的灯调得更亮,最好是能成为那条街上的路灯。
这样就能引起消费者的注意。
其实不然,客单价贴合县城的消费水准,才是奶茶店存活的不二法则。
否则,40块一杯的精品咖啡店开在县城,就算是用上疝气大灯照亮,依然没有市场。
我以为我找到了县城消费萎靡的元凶:购买力低下。
但后来的认知告诉我,我被重重地打脸了。

04
在县城,很多人都用力活着,但很少人用脑活着
虽然这么形容很刻薄,但看到人们花钱做出各种看似“无脑”的事情,真的很痛心。
在县城,似乎只有坑蒙拐骗,才能赚到钱。
和初中同学的饭桌上,听闻当年隔壁班的小美,做床垫生意,如今成为了县城排得上号的富婆。
联想到堂哥口中说的,县城里灯具生意,稍贵的品牌灯具卖不出去,只好卖便宜的杂牌灯具。
卖床垫能如此挣钱?我有些质疑真实性。
后来我知道,原来小美卖的,是玉石床垫,要价3万元到5万元不等,买的人络绎不绝。
没错,就是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坑老年人的保健品床垫。
以送鸡蛋或大米的小恩惠,召集老年人开会、听课,宣传洗脑玉石床垫包治百病的功效,免费体验试睡。
每天大清早都有老人排队,等着免费“试睡”。不愿意排队的,或者觉得确实有功效的,就把养老钱掏出来买回家。
县城每一个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都是靠收割穷人的血汗钱而来的。
第二个血汗钱收割机,就是低价旅游。99元西湖两日游,399元香港三日游,699元三亚双飞豪华游。
这样大城市玩剩下的低价旅游骗局,在地方被受欢迎。结果可想而知,各种被套路买高价乳胶枕,玉石,名贵中药材等等案例遍地开花。
第三个血汗钱收割机,是民间借贷。p2p以及各种高息揽储的项目,你盯着别人的利息,别人看重的却是你的本金。
我爸告诉我,小时候带我练球的乒乓球教练,因为禁不住年化40%利息诱惑,民间借贷借出去200万遭遇爆雷,抛妻弃子,已经跑路了。
我很震惊,也很忿恨。
起早贪黑开球馆,抛去场地和雇教练的成本,净利润也不过年化20%,连腾讯这样的互联网独角兽的财报,净利润也达不到年化30%。
凭什么你会相信,你的全部养老钱可以躺赚年化40%的利润。

05
跳出这个财富链底层的四点劝诫
这个社会里,信息和财富的扩散,像是冲泡一杯蜜水,蜜总是从杯口慢慢渗透到杯底。
因为认知和信息的差距,导致县城和乡村,就是社会这杯蜜水的杯底。
在城市被淘汰的保健品骗局,入侵着这里的老年人。在大城市卖不动的假货,摆满了这里的货架。
这里的人们赚的不多,还最容易被骗。能不能跳出杯底,我有一些劝诫:
第一,保证全家人都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别说刚过温饱线的家庭,在疾病面前,连中产家庭也显得不堪一击。
ICU的床位费是1万一个晚上,特效药的报销比例接近于零。别听信“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鬼话。酒精和隔夜菜里的亚硝酸盐一样,都是一类致癌物。
第二,不要创业不要开店。
不要投入50万装修,开当地最大的网咖,因为等待着你的,是遥遥无期的回本之路。
不要开加工厂,一次工伤事故可能会吃掉你一年的利润。
不要试图开衣食住行以外的店,你的一己之力,无法违背市场规律。
小刘和堂哥,都是县城乡村创业的缩影。
作为一个没背景没资源的普通人,尽量找一份依靠技术和资源赚钱的工作,如果非要创业,请选择轻资产创业模式,不要梭哈。
第三,不要投资,不要炒股。
股票,是资本操纵下的负和游戏,穷人根本没有资格上牌桌。
徐翔案被曝光出的交易内幕,以及今年1月4号,央行降准消息发布前,券商入场拉升大盘等事件,都在说明一个真相: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极不对等的世界里,那些先知先觉的人的背后,是一把把明晃晃的镰刀,等待收割散户。
而投资,同样是一件高门槛高风险的事情。
如果你遇到了一笔很容易的投资机会,它一定是个陷阱,包括但不限于p2p,民间借贷,分红型保险,原油螺纹钢等期货。
第四,为了孩子和自己的起点,请在能力范围内,在最高级别的城市,买房置业。
能买北上深,就不买杭广蓉,能买省会,就不买县城和地级市。
三四线房产只有居住属性,无金融属性。
如果还来得及,请卖掉三四线城市投资属性的房子。
未来三四线城市,将迎来滞涨时代 查看全部
文章来源: 网上转载的,大部分都同意,除了最后一点。

年关难过年年过,但2019年的年关,着实有些不一样。
赶上年底办公地点搬迁,失去工位的评论君,被迫早早返乡,代号也从5A写字楼的Jeffrey转换成村头的二狗子。
作为长年在外务工人员,每次回乡过年,都是来去匆匆。
这次难得在家呆的时间长,年前穿梭在家乡的江南小城地级市,县城和乡村之间走亲戚。
见到听到的人和事, 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折叠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最震惊我的,是那些县城里赚钱未遂的人。

01
堂哥的灯具店要关门了
回乡见得第一个亲人,是堂哥。堂哥开了三年的灯具店终于撑不住了,考虑关掉,想听听我的意见。
堂哥是大伯家的独子,刚过而立之年。念书不行,高中毕业就跟着大伯做早餐生意,但起早贪黑,对年轻人来说,确实太难。
三年前, 举全家之力,给堂哥在县城开了一家灯具店。
县城的生意逻辑在造势。为此,堂哥在银行贷了15万,把门店装修的很讲究。就这样,毫无灯具经营经验的堂哥一下子当上了老板。
店铺开起来,才知道有那么多活儿。
销售,上门安装,拉业务,催账,堂哥夫妻两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大伯的早餐店也盘出去,帮忙上门安装灯具,伯母负责做饭。
全家人围着店铺转,可生意还是每况愈下。
三年忙活下来,店铺的灯具品牌,从欧普、美的等知名品牌降级到杂牌产品。店铺租金太高,堂哥重找了个便宜店面。
最要命的是,三年前借的15万一分钱也没还。整个家庭陷入了进退不得的状态,还不如当初开早餐店。
对此,我觉得不可思议。问堂哥:
去年县城的房子不是卖得很不错嘛,怎么装修生意这么难做?
“炒房的太多了,哪有人真的装修。”
堂哥觉得很无力,我感到很震惊。“县城不到30万人,炒啥房!”
堂哥接触到最真实的市场情况,2018年,绝大多数县城的房子,都是被占坑式买房人买走的。
在外打工,听闻房价会涨,赶紧回家占个坑,或者是附近乡村的居民为了孩子念书,提前在县城买房。
这两类购房者,都不买堂哥的灯具。
堂哥的顾客,主要是周边乡镇自建房的农民。但自建房往往上门安装远,账又难收,利润薄如纸。
县城房地产市场火爆,与堂哥的灯具生意不仅毫无关系,还掏空了县城人们的腰包,导致堂哥的品牌灯具滞销,只能卖质差价廉的杂牌灯具。
堂哥盘点了一下,如果8万外账能顺利收回来。加上店里4万的灯具货量。再加上价值3万不到的拉货二手面包车,差不多还掉银行的贷款。
全家四个劳动力,忙活了三年,一分存款也没剩下。
堂哥盘算着:年底把店关了,明年大伯继续做早餐,自己考虑别的营生。
反正不开店不创业了。
如果说堂哥的灯具店的失败,是县城传统行业的缩影。另一件事,让我对县城的未来更担心了。

02
在老家卖水果的小刘
这是一个乡村创业故事,主人翁是我爷爷家隔壁邻居小孩小刘。
爷爷家是一个人口不到20万的乡镇,镇上只有一条街,底下还有七八个自然村,小刘比我小几岁。
我每次暑假回爷爷家,小刘每次就跟着我满田野里跑,他很机灵,但是不会念书。
长大后,我交了更厉害的朋友,便和小刘没了交集。
他成了我躺在好友列表里的微信好友。
通过他的朋友圈,我了解到,小刘初中肄业之后,一直在杭州一家百果园水果店工作。
2018年中,小刘突然微信找我,说自己要回乡创业,想听听我的建议。
我确认他不是借钱之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以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级白领身份,好好点拨他。
小刘聊了他的想法,自己的家乡(我爷爷家的小镇)和大多是乡村一样,留守老人孩子多,但不舍得消费水果。
而在杭的老乡群里,很多老乡在外务工,想给家里留守儿童和老人买水果,既买不到,也无法送货上门。
小刘脑袋灵光,这可是一片蓝海。
杭州水果店的工作经验,让他基本摸清了生鲜店的进货渠道,和成本把控的诀窍。
再加上他长年担任门店的熟客微信群群主,对社群营销,更是有独到的见解。
我没想到,小刘的对于to C模式的理解,竟然如此深刻。
在我看来,这是典型的一线城市营销套路,对乡村市场的降维打击,无疑小刘真的是一个奇才。
于是,他决定回小镇开这样一个水果配送店。店很快开起来了。
小刘每天在群里,发当天水果照片和价格。
顾客大多是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他们为尽孝心,也愿意花钱,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付款,小刘给客户家里留守老人和孩子配送,并拍视频作为反馈。
全新的营销方式,加上热心肠的小刘的服务态度,水果店的生意非常好。
但没想到,小刘的水果店还是没撑过春节。
自从开店以来,小刘开始每天凌晨进货,早上运营微信群,接单,配送。即使雇了人帮忙,小刘依然累得开车差点睡着。
忙不要紧,但不挣钱的瞎忙,就最致命了。
对生鲜产品来说,乡村的进货成本,远远超过了小刘的预期。为了控制坏果率,小刘每天凌晨,去最近的城市衢州市进货,结果是坏果率没下来,运输成本先上去了。
老家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加上很多老人一辈子节约惯了,心疼钱,所以对子女买来的新鲜水果有天然抗性。
人均收入低的乡村,自然客单价也提不上去,两边一挤压,小刘受不了。
这时候,小刘意识到,乡村的生鲜市场,被各大电商抛弃,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看到的生鲜的刚性需求,到了乡村,一下子就变成伪需求了。
还没撑到车厘子上市的季节,小刘的店就关掉了,小刘重新回到杭州,找了一份月薪4000的工作。

03
县城的消费市场逻辑
不仅仅传统行业,在县城乡村的土壤无法生长,连小刘这样新颖的商业模式,也无法生存。
县城乡村的消费市场为什么如此萎靡?
我在思考,应该是是消费人口的缺失,导致购买力低下引起的。
年轻人是消费的主力军,但村里的上大学的年轻人,留在省会城市工作。没上学的年轻人,去沿海城市打工。
县城,好就好在消费水平低,坏就坏在,只有消费水平低。
县城缺乏机会,没有热钱,人情社会严重,缺乏工作岗位。寥寥的年轻人选择不多,不是挤破头考公务员,就是考教师资格证。
只有公务员和教师,才是体面的工作。
而就算是体面的工作,依然不会是高薪。这注定了县城的日常用品消费总需求固定,利润低。
消费升级的产品,根本没有对应消费人群。
当一线城市的杯均30RMB的喜茶/瑞幸咖啡/鹿角巷等遍地开花的时候,县城卖得最好的茶饮还是古茗,杯均10RMB。
罗胖在演讲里提到古茗成功的秘诀,县城和镇上晚上的灯光一般不够亮,你只要做一个很简单的事:就是把奶茶店门头的灯调得更亮,最好是能成为那条街上的路灯。
这样就能引起消费者的注意。
其实不然,客单价贴合县城的消费水准,才是奶茶店存活的不二法则。
否则,40块一杯的精品咖啡店开在县城,就算是用上疝气大灯照亮,依然没有市场。
我以为我找到了县城消费萎靡的元凶:购买力低下。
但后来的认知告诉我,我被重重地打脸了。

04
在县城,很多人都用力活着,但很少人用脑活着
虽然这么形容很刻薄,但看到人们花钱做出各种看似“无脑”的事情,真的很痛心。
在县城,似乎只有坑蒙拐骗,才能赚到钱。
和初中同学的饭桌上,听闻当年隔壁班的小美,做床垫生意,如今成为了县城排得上号的富婆。
联想到堂哥口中说的,县城里灯具生意,稍贵的品牌灯具卖不出去,只好卖便宜的杂牌灯具。
卖床垫能如此挣钱?我有些质疑真实性。
后来我知道,原来小美卖的,是玉石床垫,要价3万元到5万元不等,买的人络绎不绝。
没错,就是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坑老年人的保健品床垫。
以送鸡蛋或大米的小恩惠,召集老年人开会、听课,宣传洗脑玉石床垫包治百病的功效,免费体验试睡。
每天大清早都有老人排队,等着免费“试睡”。不愿意排队的,或者觉得确实有功效的,就把养老钱掏出来买回家。
县城每一个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都是靠收割穷人的血汗钱而来的。
第二个血汗钱收割机,就是低价旅游。99元西湖两日游,399元香港三日游,699元三亚双飞豪华游。
这样大城市玩剩下的低价旅游骗局,在地方被受欢迎。结果可想而知,各种被套路买高价乳胶枕,玉石,名贵中药材等等案例遍地开花。
第三个血汗钱收割机,是民间借贷。p2p以及各种高息揽储的项目,你盯着别人的利息,别人看重的却是你的本金。
我爸告诉我,小时候带我练球的乒乓球教练,因为禁不住年化40%利息诱惑,民间借贷借出去200万遭遇爆雷,抛妻弃子,已经跑路了。
我很震惊,也很忿恨。
起早贪黑开球馆,抛去场地和雇教练的成本,净利润也不过年化20%,连腾讯这样的互联网独角兽的财报,净利润也达不到年化30%。
凭什么你会相信,你的全部养老钱可以躺赚年化40%的利润。

05
跳出这个财富链底层的四点劝诫
这个社会里,信息和财富的扩散,像是冲泡一杯蜜水,蜜总是从杯口慢慢渗透到杯底。
因为认知和信息的差距,导致县城和乡村,就是社会这杯蜜水的杯底。
在城市被淘汰的保健品骗局,入侵着这里的老年人。在大城市卖不动的假货,摆满了这里的货架。
这里的人们赚的不多,还最容易被骗。能不能跳出杯底,我有一些劝诫:
第一,保证全家人都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别说刚过温饱线的家庭,在疾病面前,连中产家庭也显得不堪一击。
ICU的床位费是1万一个晚上,特效药的报销比例接近于零。别听信“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鬼话。酒精和隔夜菜里的亚硝酸盐一样,都是一类致癌物。
第二,不要创业不要开店。
不要投入50万装修,开当地最大的网咖,因为等待着你的,是遥遥无期的回本之路。
不要开加工厂,一次工伤事故可能会吃掉你一年的利润。
不要试图开衣食住行以外的店,你的一己之力,无法违背市场规律。
小刘和堂哥,都是县城乡村创业的缩影。
作为一个没背景没资源的普通人,尽量找一份依靠技术和资源赚钱的工作,如果非要创业,请选择轻资产创业模式,不要梭哈。
第三,不要投资,不要炒股。
股票,是资本操纵下的负和游戏,穷人根本没有资格上牌桌。
徐翔案被曝光出的交易内幕,以及今年1月4号,央行降准消息发布前,券商入场拉升大盘等事件,都在说明一个真相: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极不对等的世界里,那些先知先觉的人的背后,是一把把明晃晃的镰刀,等待收割散户。
而投资,同样是一件高门槛高风险的事情。
如果你遇到了一笔很容易的投资机会,它一定是个陷阱,包括但不限于p2p,民间借贷,分红型保险,原油螺纹钢等期货。
第四,为了孩子和自己的起点,请在能力范围内,在最高级别的城市,买房置业。
能买北上深,就不买杭广蓉,能买省会,就不买县城和地级市。
三四线房产只有居住属性,无金融属性。
如果还来得及,请卖掉三四线城市投资属性的房子。
未来三四线城市,将迎来滞涨时代

pyecharts真的是一个神一样的库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90 次浏览 • 2018-12-24 17:15 • 来自相关话题

可视化太牛x了!!!  感叹一下国内的大牛。
可视化太牛x了!!!  感叹一下国内的大牛。

有道云笔记对markdown文档支持不友好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435 次浏览 • 2018-12-06 08:43 • 来自相关话题

虽然最新版的有道云笔记支持markdown文档,可是无论是打开还是搜索,会导致笔记卡死,载入非常的慢。
在滚动栏里面,如果滚动到有markdown文档的地方,会导致文章列表上下的内容都会显示同一个文档的内容。
 
希望有道能越做越好吧~
虽然最新版的有道云笔记支持markdown文档,可是无论是打开还是搜索,会导致笔记卡死,载入非常的慢。
在滚动栏里面,如果滚动到有markdown文档的地方,会导致文章列表上下的内容都会显示同一个文档的内容。
 
希望有道能越做越好吧~

支付宝红包模板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57 次浏览 • 2018-12-05 12:58 • 来自相关话题

受友之托。 女,22岁,未婚,身高165cm,体重48KG,苏州新区。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相关业务,工号: 510426653 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吃鸡。苏州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仅供娱乐哈~~ 查看全部
受友之托。 女,22岁,未婚,身高165cm,体重48KG,苏州新区。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相关业务,工号: 510426653 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吃鸡。苏州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对比.jpg


仅供娱乐哈~~

县城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42 次浏览 • 2019-02-14 17:56 • 来自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 网上转载的,大部分都同意,除了最后一点。

年关难过年年过,但2019年的年关,着实有些不一样。
赶上年底办公地点搬迁,失去工位的评论君,被迫早早返乡,代号也从5A写字楼的Jeffrey转换成村头的二狗子。
作为长年在外务工人员,每次回乡过年,都是来去匆匆。
这次难得在家呆的时间长,年前穿梭在家乡的江南小城地级市,县城和乡村之间走亲戚。
见到听到的人和事, 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折叠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最震惊我的,是那些县城里赚钱未遂的人。

01
堂哥的灯具店要关门了
回乡见得第一个亲人,是堂哥。堂哥开了三年的灯具店终于撑不住了,考虑关掉,想听听我的意见。
堂哥是大伯家的独子,刚过而立之年。念书不行,高中毕业就跟着大伯做早餐生意,但起早贪黑,对年轻人来说,确实太难。
三年前, 举全家之力,给堂哥在县城开了一家灯具店。
县城的生意逻辑在造势。为此,堂哥在银行贷了15万,把门店装修的很讲究。就这样,毫无灯具经营经验的堂哥一下子当上了老板。
店铺开起来,才知道有那么多活儿。
销售,上门安装,拉业务,催账,堂哥夫妻两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大伯的早餐店也盘出去,帮忙上门安装灯具,伯母负责做饭。
全家人围着店铺转,可生意还是每况愈下。
三年忙活下来,店铺的灯具品牌,从欧普、美的等知名品牌降级到杂牌产品。店铺租金太高,堂哥重找了个便宜店面。
最要命的是,三年前借的15万一分钱也没还。整个家庭陷入了进退不得的状态,还不如当初开早餐店。
对此,我觉得不可思议。问堂哥:
去年县城的房子不是卖得很不错嘛,怎么装修生意这么难做?
“炒房的太多了,哪有人真的装修。”
堂哥觉得很无力,我感到很震惊。“县城不到30万人,炒啥房!”
堂哥接触到最真实的市场情况,2018年,绝大多数县城的房子,都是被占坑式买房人买走的。
在外打工,听闻房价会涨,赶紧回家占个坑,或者是附近乡村的居民为了孩子念书,提前在县城买房。
这两类购房者,都不买堂哥的灯具。
堂哥的顾客,主要是周边乡镇自建房的农民。但自建房往往上门安装远,账又难收,利润薄如纸。
县城房地产市场火爆,与堂哥的灯具生意不仅毫无关系,还掏空了县城人们的腰包,导致堂哥的品牌灯具滞销,只能卖质差价廉的杂牌灯具。
堂哥盘点了一下,如果8万外账能顺利收回来。加上店里4万的灯具货量。再加上价值3万不到的拉货二手面包车,差不多还掉银行的贷款。
全家四个劳动力,忙活了三年,一分存款也没剩下。
堂哥盘算着:年底把店关了,明年大伯继续做早餐,自己考虑别的营生。
反正不开店不创业了。
如果说堂哥的灯具店的失败,是县城传统行业的缩影。另一件事,让我对县城的未来更担心了。

02
在老家卖水果的小刘
这是一个乡村创业故事,主人翁是我爷爷家隔壁邻居小孩小刘。
爷爷家是一个人口不到20万的乡镇,镇上只有一条街,底下还有七八个自然村,小刘比我小几岁。
我每次暑假回爷爷家,小刘每次就跟着我满田野里跑,他很机灵,但是不会念书。
长大后,我交了更厉害的朋友,便和小刘没了交集。
他成了我躺在好友列表里的微信好友。
通过他的朋友圈,我了解到,小刘初中肄业之后,一直在杭州一家百果园水果店工作。
2018年中,小刘突然微信找我,说自己要回乡创业,想听听我的建议。
我确认他不是借钱之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以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级白领身份,好好点拨他。
小刘聊了他的想法,自己的家乡(我爷爷家的小镇)和大多是乡村一样,留守老人孩子多,但不舍得消费水果。
而在杭的老乡群里,很多老乡在外务工,想给家里留守儿童和老人买水果,既买不到,也无法送货上门。
小刘脑袋灵光,这可是一片蓝海。
杭州水果店的工作经验,让他基本摸清了生鲜店的进货渠道,和成本把控的诀窍。
再加上他长年担任门店的熟客微信群群主,对社群营销,更是有独到的见解。
我没想到,小刘的对于to C模式的理解,竟然如此深刻。
在我看来,这是典型的一线城市营销套路,对乡村市场的降维打击,无疑小刘真的是一个奇才。
于是,他决定回小镇开这样一个水果配送店。店很快开起来了。
小刘每天在群里,发当天水果照片和价格。
顾客大多是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他们为尽孝心,也愿意花钱,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付款,小刘给客户家里留守老人和孩子配送,并拍视频作为反馈。
全新的营销方式,加上热心肠的小刘的服务态度,水果店的生意非常好。
但没想到,小刘的水果店还是没撑过春节。
自从开店以来,小刘开始每天凌晨进货,早上运营微信群,接单,配送。即使雇了人帮忙,小刘依然累得开车差点睡着。
忙不要紧,但不挣钱的瞎忙,就最致命了。
对生鲜产品来说,乡村的进货成本,远远超过了小刘的预期。为了控制坏果率,小刘每天凌晨,去最近的城市衢州市进货,结果是坏果率没下来,运输成本先上去了。
老家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加上很多老人一辈子节约惯了,心疼钱,所以对子女买来的新鲜水果有天然抗性。
人均收入低的乡村,自然客单价也提不上去,两边一挤压,小刘受不了。
这时候,小刘意识到,乡村的生鲜市场,被各大电商抛弃,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看到的生鲜的刚性需求,到了乡村,一下子就变成伪需求了。
还没撑到车厘子上市的季节,小刘的店就关掉了,小刘重新回到杭州,找了一份月薪4000的工作。

03
县城的消费市场逻辑
不仅仅传统行业,在县城乡村的土壤无法生长,连小刘这样新颖的商业模式,也无法生存。
县城乡村的消费市场为什么如此萎靡?
我在思考,应该是是消费人口的缺失,导致购买力低下引起的。
年轻人是消费的主力军,但村里的上大学的年轻人,留在省会城市工作。没上学的年轻人,去沿海城市打工。
县城,好就好在消费水平低,坏就坏在,只有消费水平低。
县城缺乏机会,没有热钱,人情社会严重,缺乏工作岗位。寥寥的年轻人选择不多,不是挤破头考公务员,就是考教师资格证。
只有公务员和教师,才是体面的工作。
而就算是体面的工作,依然不会是高薪。这注定了县城的日常用品消费总需求固定,利润低。
消费升级的产品,根本没有对应消费人群。
当一线城市的杯均30RMB的喜茶/瑞幸咖啡/鹿角巷等遍地开花的时候,县城卖得最好的茶饮还是古茗,杯均10RMB。
罗胖在演讲里提到古茗成功的秘诀,县城和镇上晚上的灯光一般不够亮,你只要做一个很简单的事:就是把奶茶店门头的灯调得更亮,最好是能成为那条街上的路灯。
这样就能引起消费者的注意。
其实不然,客单价贴合县城的消费水准,才是奶茶店存活的不二法则。
否则,40块一杯的精品咖啡店开在县城,就算是用上疝气大灯照亮,依然没有市场。
我以为我找到了县城消费萎靡的元凶:购买力低下。
但后来的认知告诉我,我被重重地打脸了。

04
在县城,很多人都用力活着,但很少人用脑活着
虽然这么形容很刻薄,但看到人们花钱做出各种看似“无脑”的事情,真的很痛心。
在县城,似乎只有坑蒙拐骗,才能赚到钱。
和初中同学的饭桌上,听闻当年隔壁班的小美,做床垫生意,如今成为了县城排得上号的富婆。
联想到堂哥口中说的,县城里灯具生意,稍贵的品牌灯具卖不出去,只好卖便宜的杂牌灯具。
卖床垫能如此挣钱?我有些质疑真实性。
后来我知道,原来小美卖的,是玉石床垫,要价3万元到5万元不等,买的人络绎不绝。
没错,就是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坑老年人的保健品床垫。
以送鸡蛋或大米的小恩惠,召集老年人开会、听课,宣传洗脑玉石床垫包治百病的功效,免费体验试睡。
每天大清早都有老人排队,等着免费“试睡”。不愿意排队的,或者觉得确实有功效的,就把养老钱掏出来买回家。
县城每一个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都是靠收割穷人的血汗钱而来的。
第二个血汗钱收割机,就是低价旅游。99元西湖两日游,399元香港三日游,699元三亚双飞豪华游。
这样大城市玩剩下的低价旅游骗局,在地方被受欢迎。结果可想而知,各种被套路买高价乳胶枕,玉石,名贵中药材等等案例遍地开花。
第三个血汗钱收割机,是民间借贷。p2p以及各种高息揽储的项目,你盯着别人的利息,别人看重的却是你的本金。
我爸告诉我,小时候带我练球的乒乓球教练,因为禁不住年化40%利息诱惑,民间借贷借出去200万遭遇爆雷,抛妻弃子,已经跑路了。
我很震惊,也很忿恨。
起早贪黑开球馆,抛去场地和雇教练的成本,净利润也不过年化20%,连腾讯这样的互联网独角兽的财报,净利润也达不到年化30%。
凭什么你会相信,你的全部养老钱可以躺赚年化40%的利润。

05
跳出这个财富链底层的四点劝诫
这个社会里,信息和财富的扩散,像是冲泡一杯蜜水,蜜总是从杯口慢慢渗透到杯底。
因为认知和信息的差距,导致县城和乡村,就是社会这杯蜜水的杯底。
在城市被淘汰的保健品骗局,入侵着这里的老年人。在大城市卖不动的假货,摆满了这里的货架。
这里的人们赚的不多,还最容易被骗。能不能跳出杯底,我有一些劝诫:
第一,保证全家人都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别说刚过温饱线的家庭,在疾病面前,连中产家庭也显得不堪一击。
ICU的床位费是1万一个晚上,特效药的报销比例接近于零。别听信“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鬼话。酒精和隔夜菜里的亚硝酸盐一样,都是一类致癌物。
第二,不要创业不要开店。
不要投入50万装修,开当地最大的网咖,因为等待着你的,是遥遥无期的回本之路。
不要开加工厂,一次工伤事故可能会吃掉你一年的利润。
不要试图开衣食住行以外的店,你的一己之力,无法违背市场规律。
小刘和堂哥,都是县城乡村创业的缩影。
作为一个没背景没资源的普通人,尽量找一份依靠技术和资源赚钱的工作,如果非要创业,请选择轻资产创业模式,不要梭哈。
第三,不要投资,不要炒股。
股票,是资本操纵下的负和游戏,穷人根本没有资格上牌桌。
徐翔案被曝光出的交易内幕,以及今年1月4号,央行降准消息发布前,券商入场拉升大盘等事件,都在说明一个真相: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极不对等的世界里,那些先知先觉的人的背后,是一把把明晃晃的镰刀,等待收割散户。
而投资,同样是一件高门槛高风险的事情。
如果你遇到了一笔很容易的投资机会,它一定是个陷阱,包括但不限于p2p,民间借贷,分红型保险,原油螺纹钢等期货。
第四,为了孩子和自己的起点,请在能力范围内,在最高级别的城市,买房置业。
能买北上深,就不买杭广蓉,能买省会,就不买县城和地级市。
三四线房产只有居住属性,无金融属性。
如果还来得及,请卖掉三四线城市投资属性的房子。
未来三四线城市,将迎来滞涨时代 查看全部
文章来源: 网上转载的,大部分都同意,除了最后一点。

年关难过年年过,但2019年的年关,着实有些不一样。
赶上年底办公地点搬迁,失去工位的评论君,被迫早早返乡,代号也从5A写字楼的Jeffrey转换成村头的二狗子。
作为长年在外务工人员,每次回乡过年,都是来去匆匆。
这次难得在家呆的时间长,年前穿梭在家乡的江南小城地级市,县城和乡村之间走亲戚。
见到听到的人和事, 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折叠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最震惊我的,是那些县城里赚钱未遂的人。

01
堂哥的灯具店要关门了
回乡见得第一个亲人,是堂哥。堂哥开了三年的灯具店终于撑不住了,考虑关掉,想听听我的意见。
堂哥是大伯家的独子,刚过而立之年。念书不行,高中毕业就跟着大伯做早餐生意,但起早贪黑,对年轻人来说,确实太难。
三年前, 举全家之力,给堂哥在县城开了一家灯具店。
县城的生意逻辑在造势。为此,堂哥在银行贷了15万,把门店装修的很讲究。就这样,毫无灯具经营经验的堂哥一下子当上了老板。
店铺开起来,才知道有那么多活儿。
销售,上门安装,拉业务,催账,堂哥夫妻两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大伯的早餐店也盘出去,帮忙上门安装灯具,伯母负责做饭。
全家人围着店铺转,可生意还是每况愈下。
三年忙活下来,店铺的灯具品牌,从欧普、美的等知名品牌降级到杂牌产品。店铺租金太高,堂哥重找了个便宜店面。
最要命的是,三年前借的15万一分钱也没还。整个家庭陷入了进退不得的状态,还不如当初开早餐店。
对此,我觉得不可思议。问堂哥:
去年县城的房子不是卖得很不错嘛,怎么装修生意这么难做?
“炒房的太多了,哪有人真的装修。”
堂哥觉得很无力,我感到很震惊。“县城不到30万人,炒啥房!”
堂哥接触到最真实的市场情况,2018年,绝大多数县城的房子,都是被占坑式买房人买走的。
在外打工,听闻房价会涨,赶紧回家占个坑,或者是附近乡村的居民为了孩子念书,提前在县城买房。
这两类购房者,都不买堂哥的灯具。
堂哥的顾客,主要是周边乡镇自建房的农民。但自建房往往上门安装远,账又难收,利润薄如纸。
县城房地产市场火爆,与堂哥的灯具生意不仅毫无关系,还掏空了县城人们的腰包,导致堂哥的品牌灯具滞销,只能卖质差价廉的杂牌灯具。
堂哥盘点了一下,如果8万外账能顺利收回来。加上店里4万的灯具货量。再加上价值3万不到的拉货二手面包车,差不多还掉银行的贷款。
全家四个劳动力,忙活了三年,一分存款也没剩下。
堂哥盘算着:年底把店关了,明年大伯继续做早餐,自己考虑别的营生。
反正不开店不创业了。
如果说堂哥的灯具店的失败,是县城传统行业的缩影。另一件事,让我对县城的未来更担心了。

02
在老家卖水果的小刘
这是一个乡村创业故事,主人翁是我爷爷家隔壁邻居小孩小刘。
爷爷家是一个人口不到20万的乡镇,镇上只有一条街,底下还有七八个自然村,小刘比我小几岁。
我每次暑假回爷爷家,小刘每次就跟着我满田野里跑,他很机灵,但是不会念书。
长大后,我交了更厉害的朋友,便和小刘没了交集。
他成了我躺在好友列表里的微信好友。
通过他的朋友圈,我了解到,小刘初中肄业之后,一直在杭州一家百果园水果店工作。
2018年中,小刘突然微信找我,说自己要回乡创业,想听听我的建议。
我确认他不是借钱之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以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级白领身份,好好点拨他。
小刘聊了他的想法,自己的家乡(我爷爷家的小镇)和大多是乡村一样,留守老人孩子多,但不舍得消费水果。
而在杭的老乡群里,很多老乡在外务工,想给家里留守儿童和老人买水果,既买不到,也无法送货上门。
小刘脑袋灵光,这可是一片蓝海。
杭州水果店的工作经验,让他基本摸清了生鲜店的进货渠道,和成本把控的诀窍。
再加上他长年担任门店的熟客微信群群主,对社群营销,更是有独到的见解。
我没想到,小刘的对于to C模式的理解,竟然如此深刻。
在我看来,这是典型的一线城市营销套路,对乡村市场的降维打击,无疑小刘真的是一个奇才。
于是,他决定回小镇开这样一个水果配送店。店很快开起来了。
小刘每天在群里,发当天水果照片和价格。
顾客大多是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他们为尽孝心,也愿意花钱,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付款,小刘给客户家里留守老人和孩子配送,并拍视频作为反馈。
全新的营销方式,加上热心肠的小刘的服务态度,水果店的生意非常好。
但没想到,小刘的水果店还是没撑过春节。
自从开店以来,小刘开始每天凌晨进货,早上运营微信群,接单,配送。即使雇了人帮忙,小刘依然累得开车差点睡着。
忙不要紧,但不挣钱的瞎忙,就最致命了。
对生鲜产品来说,乡村的进货成本,远远超过了小刘的预期。为了控制坏果率,小刘每天凌晨,去最近的城市衢州市进货,结果是坏果率没下来,运输成本先上去了。
老家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加上很多老人一辈子节约惯了,心疼钱,所以对子女买来的新鲜水果有天然抗性。
人均收入低的乡村,自然客单价也提不上去,两边一挤压,小刘受不了。
这时候,小刘意识到,乡村的生鲜市场,被各大电商抛弃,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看到的生鲜的刚性需求,到了乡村,一下子就变成伪需求了。
还没撑到车厘子上市的季节,小刘的店就关掉了,小刘重新回到杭州,找了一份月薪4000的工作。

03
县城的消费市场逻辑
不仅仅传统行业,在县城乡村的土壤无法生长,连小刘这样新颖的商业模式,也无法生存。
县城乡村的消费市场为什么如此萎靡?
我在思考,应该是是消费人口的缺失,导致购买力低下引起的。
年轻人是消费的主力军,但村里的上大学的年轻人,留在省会城市工作。没上学的年轻人,去沿海城市打工。
县城,好就好在消费水平低,坏就坏在,只有消费水平低。
县城缺乏机会,没有热钱,人情社会严重,缺乏工作岗位。寥寥的年轻人选择不多,不是挤破头考公务员,就是考教师资格证。
只有公务员和教师,才是体面的工作。
而就算是体面的工作,依然不会是高薪。这注定了县城的日常用品消费总需求固定,利润低。
消费升级的产品,根本没有对应消费人群。
当一线城市的杯均30RMB的喜茶/瑞幸咖啡/鹿角巷等遍地开花的时候,县城卖得最好的茶饮还是古茗,杯均10RMB。
罗胖在演讲里提到古茗成功的秘诀,县城和镇上晚上的灯光一般不够亮,你只要做一个很简单的事:就是把奶茶店门头的灯调得更亮,最好是能成为那条街上的路灯。
这样就能引起消费者的注意。
其实不然,客单价贴合县城的消费水准,才是奶茶店存活的不二法则。
否则,40块一杯的精品咖啡店开在县城,就算是用上疝气大灯照亮,依然没有市场。
我以为我找到了县城消费萎靡的元凶:购买力低下。
但后来的认知告诉我,我被重重地打脸了。

04
在县城,很多人都用力活着,但很少人用脑活着
虽然这么形容很刻薄,但看到人们花钱做出各种看似“无脑”的事情,真的很痛心。
在县城,似乎只有坑蒙拐骗,才能赚到钱。
和初中同学的饭桌上,听闻当年隔壁班的小美,做床垫生意,如今成为了县城排得上号的富婆。
联想到堂哥口中说的,县城里灯具生意,稍贵的品牌灯具卖不出去,只好卖便宜的杂牌灯具。
卖床垫能如此挣钱?我有些质疑真实性。
后来我知道,原来小美卖的,是玉石床垫,要价3万元到5万元不等,买的人络绎不绝。
没错,就是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坑老年人的保健品床垫。
以送鸡蛋或大米的小恩惠,召集老年人开会、听课,宣传洗脑玉石床垫包治百病的功效,免费体验试睡。
每天大清早都有老人排队,等着免费“试睡”。不愿意排队的,或者觉得确实有功效的,就把养老钱掏出来买回家。
县城每一个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都是靠收割穷人的血汗钱而来的。
第二个血汗钱收割机,就是低价旅游。99元西湖两日游,399元香港三日游,699元三亚双飞豪华游。
这样大城市玩剩下的低价旅游骗局,在地方被受欢迎。结果可想而知,各种被套路买高价乳胶枕,玉石,名贵中药材等等案例遍地开花。
第三个血汗钱收割机,是民间借贷。p2p以及各种高息揽储的项目,你盯着别人的利息,别人看重的却是你的本金。
我爸告诉我,小时候带我练球的乒乓球教练,因为禁不住年化40%利息诱惑,民间借贷借出去200万遭遇爆雷,抛妻弃子,已经跑路了。
我很震惊,也很忿恨。
起早贪黑开球馆,抛去场地和雇教练的成本,净利润也不过年化20%,连腾讯这样的互联网独角兽的财报,净利润也达不到年化30%。
凭什么你会相信,你的全部养老钱可以躺赚年化40%的利润。

05
跳出这个财富链底层的四点劝诫
这个社会里,信息和财富的扩散,像是冲泡一杯蜜水,蜜总是从杯口慢慢渗透到杯底。
因为认知和信息的差距,导致县城和乡村,就是社会这杯蜜水的杯底。
在城市被淘汰的保健品骗局,入侵着这里的老年人。在大城市卖不动的假货,摆满了这里的货架。
这里的人们赚的不多,还最容易被骗。能不能跳出杯底,我有一些劝诫:
第一,保证全家人都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别说刚过温饱线的家庭,在疾病面前,连中产家庭也显得不堪一击。
ICU的床位费是1万一个晚上,特效药的报销比例接近于零。别听信“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鬼话。酒精和隔夜菜里的亚硝酸盐一样,都是一类致癌物。
第二,不要创业不要开店。
不要投入50万装修,开当地最大的网咖,因为等待着你的,是遥遥无期的回本之路。
不要开加工厂,一次工伤事故可能会吃掉你一年的利润。
不要试图开衣食住行以外的店,你的一己之力,无法违背市场规律。
小刘和堂哥,都是县城乡村创业的缩影。
作为一个没背景没资源的普通人,尽量找一份依靠技术和资源赚钱的工作,如果非要创业,请选择轻资产创业模式,不要梭哈。
第三,不要投资,不要炒股。
股票,是资本操纵下的负和游戏,穷人根本没有资格上牌桌。
徐翔案被曝光出的交易内幕,以及今年1月4号,央行降准消息发布前,券商入场拉升大盘等事件,都在说明一个真相: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极不对等的世界里,那些先知先觉的人的背后,是一把把明晃晃的镰刀,等待收割散户。
而投资,同样是一件高门槛高风险的事情。
如果你遇到了一笔很容易的投资机会,它一定是个陷阱,包括但不限于p2p,民间借贷,分红型保险,原油螺纹钢等期货。
第四,为了孩子和自己的起点,请在能力范围内,在最高级别的城市,买房置业。
能买北上深,就不买杭广蓉,能买省会,就不买县城和地级市。
三四线房产只有居住属性,无金融属性。
如果还来得及,请卖掉三四线城市投资属性的房子。
未来三四线城市,将迎来滞涨时代

指数基金的诞生 源于公司内部矛盾

股票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18 次浏览 • 2019-04-02 17:35 • 来自相关话题

望京博格|文

似乎所有伟大事物都诞生都源于逆境!

古代诗词歌赋大多都是诗人身处逆境有感而发;指数基金的诞生也源于一场公司内部斗争。
如果你理解了指数基金是如何诞生的,则你对应指数基金的理解也将更为深刻,接着开始约翰博格与指数基金的故事:

(一)饮鸩止渴
先锋集团的前身是1920年沃尔特摩根建立的惠灵顿基金。最初的美国基金公司创始人都经历过美国1929-1931年的大萧条,在大萧条期间美国道琼斯指数的最大跌幅为90%。在此之后,大多数基金公司采取的都是相对保守的平衡型策略:一半国债一半蓝筹。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基金行业不再墨守陈规于传统的投资风格。 这被称为”沸腾时代“,其间很多年前的基金经理开始追逐各种投机股票,后来很多成熟基金经理也开始效仿追逐各种投机股票。这些股票走势如火如荼,但是通常没有基本面的支撑。投资者与基金行业不再关心什么投资”蓝筹股“的基金或者风格保守的平衡型基金,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追逐“妖股”且净值高涨的基金。

1965-1974年,期间美国市场流行”漂亮50“,以施乐(Xerox),宝丽来(Polaroid),IBM,雅芳(Avon )为代表成长股飙涨。导致投资者开始追逐业绩飙涨的股票型基金,传统的平衡型基金被投资者抛弃。
在1955年平衡型基金市场份额为55%,到1965年的17%,降至1970年的5%,到1975年,这个比例更是将下降到仅剩1%。惠灵顿基金的旗舰基金都是平衡型基金,在这个样环境中度日如年。在这个关键时刻,老摩根将公司的管理权交给年轻的约翰博格。
规模是基金公司的生命之血。对于年轻的博格而言,扭转公司颓势的唯一方法是合并一家以成长股投资见长基金公司。在拜访几家备选基金公司并被拒绝之后,博格决定收购位于波士顿由四个年轻人的合伙公司[Thorndike,Doran,Paine&Lewis,Inc],以及他们旗下Ivest基金。
在合并公司的新中,四个新合伙人各拥有10%合计40%投票权,博格还是担任CEO拥有28%的投票权,公开发行的那部分拥有剩余32%的投票权,之后惠灵顿发行自己的成长股基金。

(二)替罪羔羊
历经十年的”漂亮50“行情,由于这些看似漂亮的成长股公司的业绩并没有跟上股价的上升,随着而来的业绩增速下滑导致”漂亮50“行情的破灭,在1973-1974年标普500指数下跌了50%以上。
与此同时,惠灵顿的新商业模式开始失败。博格新合伙人管理的四个新基金中的三个基金濒临清盘。从高到低,Ivest基金的规模缩水65%,好在后来它都清盘,否则会被列入金融历史的最差基金名录上。(附言:原来清盘是一条遮羞布)
新伙伴管理的另外两个股票型基金同样业绩不如人意,导致基金最后失败。更糟糕的是,在新管理层其咄咄逼人的形势下,曾经保守的惠灵顿基金管理的资产也大幅缩水。 在1966年至1976年的十年间,惠灵顿的平衡型基金称为在全美国业绩最差的平衡型基金(源于股票仓位持有漂亮50股票,在熊市跌的最惨)。
随着1973-1974年熊市的到来,博格与新伙伴自1966年以来的愉快合作也面临着分崩离析。糟糕的市场和糟糕的基金业绩意味着糟糕的业务,摧毁了惠灵顿并购的新伙伴与博格之间的任何信任。新的波士顿合作伙伴很快找到了替罪羊。当然不是他们自己,尽管他们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业绩如此糟糕。 他们选择博格,合并之后惠灵顿首席执行官,作为替罪羊为惠灵顿基金持有人亏损以及公司股东的亏损负责。 由于合并初期新公司投票权改变,在熊市中期,1974年1月23日,他们联合起来解雇了CEO-约翰博格。

(三)对决开始
约翰博格是一个不会轻易服输的人。 在美国,基金还有独立的董事会(在国内称为持有人大会,由于海外基金大多数是公司型基金,所以基金常设的董事会)。惠灵顿基金的董事会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董事会成员构成有很大重合,但是由于基金汇集客户资产,所有在基金董事会中独立董事拥有很强的话语权。
博格被免除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与CEO职位,但他还是惠灵顿基金的董事长与CEO,所以他要召开惠灵顿基金的董事会议,罢免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作为其投资顾问的权力,也就是公募基金更换基金管理人。这件事在美国基金行业从未发生,即便到现在也仅在惠灵顿基金发生过,当然在国内基金行业20年也没有发生过。
由于独立董事的支持,博格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达成折衷方案:

(1)惠灵顿基金(后改名为先锋基金)成立新的子公司负责基金的运营工作,包括基金会计、TA登记、客户服务等;
(2)惠灵顿基金的投资管理与基金发行还由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负责。
这里面第二点很重要,如果先锋发行新的基金,投资管理还是有惠灵顿基金公司负责。
(四)指数基金诞生
约翰博格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新的CEO之间仇恨已经无法化解。在1975年约翰博格打算发行一只新基金,但是又不想受到折衷方案影响(方案规定基金投资管理必须由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负责)。
约翰博格必须想出摆脱”折衷方案影响“方法,在这个时候他想到指数基金,并得到(1970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萨缪尔森的支持。由于指数基金是一个“不需要管理的”基金,这样就无需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插足先锋基金的新的业务。
1976年8月成立的第一个“市场指数”共同基金,最初名为“第一指数投资信托”(First Index Investment Trust)。指数化是终极的“不激进不保守”投资策略,充分保证了参与金融市场的涨跌。
其实第一个指数基金并不顺利,成立规模仅1200万美元(募集目标是5亿美元),而且之后经历83个月的净赎回……当时基金行业巨头们都在猜测这个指数基金什么时候会夭折,第二个指数基金在第一个指数基金成立约十年之后才出现。

(五)指数基金壮大
在先锋集团创立之前,美国基金销售如同国内现状一样,几乎所有的基金销售都以赚取销售提成为生。在那个时代,基金的认购/申购费为5%,即投资者买100美元基金,仅有95美元归入基金资产,其余5美元作为基金销售的奖励。
虽然博格的指数起初发展并不顺利,但是他也没有闲着。在1975年纽约交易所受到各方压力,结束了固定佣金指数,美国市场开始走向低佣金时代。
在这个时候约翰博格推出“免佣”基金,即销售先锋集团的基金,先锋集团不支付基金销售任何费用。这一举措在当时的同行看来似乎是“大逆不道”,先锋一边推出免佣基金,一边进一步降低基金费率,导致在之后四五年中,先锋靠降低费率导致其基金业绩大幅跑赢同业,导致投资者开始追捧先锋集团旗下产品。
其他基金同业(例如富达)被逼推出“免佣”基金,销售基金再也没有销售提成了,导致当时80%的基金销售人员失业! 但是投资者还需要专业人员帮助构建投资组合,在这个时候投资顾问(FA)诞生了。
投资顾问,帮助客户构建资产配置组合并收取咨询费,基金公司也不再支付销售提成。对于投资顾问而言,提高客户业绩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构建资产配置组合。
先锋集团的产品受到投资顾问偏爱,而先锋特殊的结构决定了随着其管理规模进一步增长,其基金费率则进一步降低,导致投资顾问更加偏爱先锋集团的产品,以至与进入相互促进的螺旋增长的模式,截至2018年底,先锋集团的管理规模已经突破5万亿美元,必须在强调一次:第一指数基金的成立规模仅0.12亿美元!(完)
参考文献:
(1)《约翰博格与先锋集团传记》
(2)《Stay The Course》 查看全部

望京博格|文

似乎所有伟大事物都诞生都源于逆境!

古代诗词歌赋大多都是诗人身处逆境有感而发;指数基金的诞生也源于一场公司内部斗争。
如果你理解了指数基金是如何诞生的,则你对应指数基金的理解也将更为深刻,接着开始约翰博格与指数基金的故事:

(一)饮鸩止渴
先锋集团的前身是1920年沃尔特摩根建立的惠灵顿基金。最初的美国基金公司创始人都经历过美国1929-1931年的大萧条,在大萧条期间美国道琼斯指数的最大跌幅为90%。在此之后,大多数基金公司采取的都是相对保守的平衡型策略:一半国债一半蓝筹。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基金行业不再墨守陈规于传统的投资风格。 这被称为”沸腾时代“,其间很多年前的基金经理开始追逐各种投机股票,后来很多成熟基金经理也开始效仿追逐各种投机股票。这些股票走势如火如荼,但是通常没有基本面的支撑。投资者与基金行业不再关心什么投资”蓝筹股“的基金或者风格保守的平衡型基金,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追逐“妖股”且净值高涨的基金。

1965-1974年,期间美国市场流行”漂亮50“,以施乐(Xerox),宝丽来(Polaroid),IBM,雅芳(Avon )为代表成长股飙涨。导致投资者开始追逐业绩飙涨的股票型基金,传统的平衡型基金被投资者抛弃。
在1955年平衡型基金市场份额为55%,到1965年的17%,降至1970年的5%,到1975年,这个比例更是将下降到仅剩1%。惠灵顿基金的旗舰基金都是平衡型基金,在这个样环境中度日如年。在这个关键时刻,老摩根将公司的管理权交给年轻的约翰博格。
规模是基金公司的生命之血。对于年轻的博格而言,扭转公司颓势的唯一方法是合并一家以成长股投资见长基金公司。在拜访几家备选基金公司并被拒绝之后,博格决定收购位于波士顿由四个年轻人的合伙公司[Thorndike,Doran,Paine&Lewis,Inc],以及他们旗下Ivest基金。
在合并公司的新中,四个新合伙人各拥有10%合计40%投票权,博格还是担任CEO拥有28%的投票权,公开发行的那部分拥有剩余32%的投票权,之后惠灵顿发行自己的成长股基金。

(二)替罪羔羊
历经十年的”漂亮50“行情,由于这些看似漂亮的成长股公司的业绩并没有跟上股价的上升,随着而来的业绩增速下滑导致”漂亮50“行情的破灭,在1973-1974年标普500指数下跌了50%以上。
与此同时,惠灵顿的新商业模式开始失败。博格新合伙人管理的四个新基金中的三个基金濒临清盘。从高到低,Ivest基金的规模缩水65%,好在后来它都清盘,否则会被列入金融历史的最差基金名录上。(附言:原来清盘是一条遮羞布)
新伙伴管理的另外两个股票型基金同样业绩不如人意,导致基金最后失败。更糟糕的是,在新管理层其咄咄逼人的形势下,曾经保守的惠灵顿基金管理的资产也大幅缩水。 在1966年至1976年的十年间,惠灵顿的平衡型基金称为在全美国业绩最差的平衡型基金(源于股票仓位持有漂亮50股票,在熊市跌的最惨)。
随着1973-1974年熊市的到来,博格与新伙伴自1966年以来的愉快合作也面临着分崩离析。糟糕的市场和糟糕的基金业绩意味着糟糕的业务,摧毁了惠灵顿并购的新伙伴与博格之间的任何信任。新的波士顿合作伙伴很快找到了替罪羊。当然不是他们自己,尽管他们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业绩如此糟糕。 他们选择博格,合并之后惠灵顿首席执行官,作为替罪羊为惠灵顿基金持有人亏损以及公司股东的亏损负责。 由于合并初期新公司投票权改变,在熊市中期,1974年1月23日,他们联合起来解雇了CEO-约翰博格。

(三)对决开始
约翰博格是一个不会轻易服输的人。 在美国,基金还有独立的董事会(在国内称为持有人大会,由于海外基金大多数是公司型基金,所以基金常设的董事会)。惠灵顿基金的董事会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董事会成员构成有很大重合,但是由于基金汇集客户资产,所有在基金董事会中独立董事拥有很强的话语权。
博格被免除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与CEO职位,但他还是惠灵顿基金的董事长与CEO,所以他要召开惠灵顿基金的董事会议,罢免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作为其投资顾问的权力,也就是公募基金更换基金管理人。这件事在美国基金行业从未发生,即便到现在也仅在惠灵顿基金发生过,当然在国内基金行业20年也没有发生过。
由于独立董事的支持,博格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达成折衷方案:

(1)惠灵顿基金(后改名为先锋基金)成立新的子公司负责基金的运营工作,包括基金会计、TA登记、客户服务等;
(2)惠灵顿基金的投资管理与基金发行还由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负责。
这里面第二点很重要,如果先锋发行新的基金,投资管理还是有惠灵顿基金公司负责。
(四)指数基金诞生
约翰博格与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新的CEO之间仇恨已经无法化解。在1975年约翰博格打算发行一只新基金,但是又不想受到折衷方案影响(方案规定基金投资管理必须由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负责)。
约翰博格必须想出摆脱”折衷方案影响“方法,在这个时候他想到指数基金,并得到(1970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萨缪尔森的支持。由于指数基金是一个“不需要管理的”基金,这样就无需惠灵顿基金管理公司插足先锋基金的新的业务。
1976年8月成立的第一个“市场指数”共同基金,最初名为“第一指数投资信托”(First Index Investment Trust)。指数化是终极的“不激进不保守”投资策略,充分保证了参与金融市场的涨跌。
其实第一个指数基金并不顺利,成立规模仅1200万美元(募集目标是5亿美元),而且之后经历83个月的净赎回……当时基金行业巨头们都在猜测这个指数基金什么时候会夭折,第二个指数基金在第一个指数基金成立约十年之后才出现。

(五)指数基金壮大
在先锋集团创立之前,美国基金销售如同国内现状一样,几乎所有的基金销售都以赚取销售提成为生。在那个时代,基金的认购/申购费为5%,即投资者买100美元基金,仅有95美元归入基金资产,其余5美元作为基金销售的奖励。
虽然博格的指数起初发展并不顺利,但是他也没有闲着。在1975年纽约交易所受到各方压力,结束了固定佣金指数,美国市场开始走向低佣金时代。
在这个时候约翰博格推出“免佣”基金,即销售先锋集团的基金,先锋集团不支付基金销售任何费用。这一举措在当时的同行看来似乎是“大逆不道”,先锋一边推出免佣基金,一边进一步降低基金费率,导致在之后四五年中,先锋靠降低费率导致其基金业绩大幅跑赢同业,导致投资者开始追捧先锋集团旗下产品。
其他基金同业(例如富达)被逼推出“免佣”基金,销售基金再也没有销售提成了,导致当时80%的基金销售人员失业! 但是投资者还需要专业人员帮助构建投资组合,在这个时候投资顾问(FA)诞生了。
投资顾问,帮助客户构建资产配置组合并收取咨询费,基金公司也不再支付销售提成。对于投资顾问而言,提高客户业绩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构建资产配置组合。
先锋集团的产品受到投资顾问偏爱,而先锋特殊的结构决定了随着其管理规模进一步增长,其基金费率则进一步降低,导致投资顾问更加偏爱先锋集团的产品,以至与进入相互促进的螺旋增长的模式,截至2018年底,先锋集团的管理规模已经突破5万亿美元,必须在强调一次:第一指数基金的成立规模仅0.12亿美元!(完)
参考文献:
(1)《约翰博格与先锋集团传记》
(2)《Stay The Course》

争先恐后开科创板当韭菜当试验品

股票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2 个评论 • 298 次浏览 • 2019-03-11 09:21 • 来自相关话题

争先恐后开科创板当韭菜当试验品

一个市场理性不理性 和人数有非常大的关系 现在科创板之所以设置一个门槛 就是因为这个是要当试验品的 所以有巨大的风险 一般老百姓是难以承受的

现在有一种理论 就是一开始科创板肯定是涨的 至于以后就不管了 关键是一开始是多久呢?你能看到 别人也能看到 最后就是比手快了

科创板也好 创业板也好 中小板也好 无非是换个名字而已 企业还是这样的企业 体制还是这样的体制 人还是这批人 股票也还是这样的股票 

散户投资股票并无优势 既没有资金 也没有信息 频繁交易无非给券商打工 勉强的一点优势就是能熬 不过能熬也要买在低位吧 类似48元的中石油 估计到孙子辈不知道能不能解套了 

所以 还是老老实实点 买股票只有人少没量的时候才能进 人多量大的时候还是出来看热闹吧 还是那句话 管住手 查看全部

争先恐后开科创板当韭菜当试验品

一个市场理性不理性 和人数有非常大的关系 现在科创板之所以设置一个门槛 就是因为这个是要当试验品的 所以有巨大的风险 一般老百姓是难以承受的

现在有一种理论 就是一开始科创板肯定是涨的 至于以后就不管了 关键是一开始是多久呢?你能看到 别人也能看到 最后就是比手快了

科创板也好 创业板也好 中小板也好 无非是换个名字而已 企业还是这样的企业 体制还是这样的体制 人还是这批人 股票也还是这样的股票 

散户投资股票并无优势 既没有资金 也没有信息 频繁交易无非给券商打工 勉强的一点优势就是能熬 不过能熬也要买在低位吧 类似48元的中石油 估计到孙子辈不知道能不能解套了 

所以 还是老老实实点 买股票只有人少没量的时候才能进 人多量大的时候还是出来看热闹吧 还是那句话 管住手

2019-03-02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88 次浏览 • 2019-03-02 11:45 • 来自相关话题

“人生为了回家,终究离开家。”
 
“人生为了回家,终究离开家。”
 

关于风险

股票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60 次浏览 • 2019-02-26 17:26 • 来自相关话题

上涨中所有风险都会被忽视
下跌中所有风险都会被放大

可是实际的事实却是:
上涨中所有风险都会被积累
下跌中所有风险都会被释放

上涨中所有风险都会被忽视
下跌中所有风险都会被放大

可是实际的事实却是:
上涨中所有风险都会被积累
下跌中所有风险都会被释放

大鳄 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 --大师就是大师,或者说是个疯子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1 个评论 • 331 次浏览 • 2019-02-26 16:25 • 来自相关话题

转载的文章,很有思考价值。推荐一看,需要点耐心。
 索罗斯的投资思想很庞杂,晦涩难懂,很容易产生歧义。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索罗斯从来没有对外透露过他的具体投资方法。索罗斯在哈佛大学演讲时说幽默的说,凡是读过他书的人绝对赚不到钱,因为没有人能够知道真实的他。

一位观众举手问他:“你能告诉我们真实的你是什么样的吗?”索罗斯笑答:“不能,说出了就没有索罗斯了。”
所以,外界只能是从他的哲学和投资案例来了解他,我也不例外。

我读过索罗斯写的所有书,也读过很多研究索罗斯投资思想的博士硕士论文,我对索罗斯的投资思想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索罗斯的投资思想是建立在一个基石上,这个基石是错误、可错性、彻底的可错性。市场会犯错误,人会犯错误,一切貌似正确的投资理论也只不过是等待接受检验的错误而已,说得更极端点-----塑造了历史面貌的思想无非是一些内涵丰富的谬论。

一套富于衍生性的谬论往往最初被人们视为真知灼见,只有在它被解释为现实之后,它的缺陷才开始暴露出来,然后将会出现另一套同样内涵丰富的但与之正相反的新谬论,并且这一过程仍将不断地进行下去。这种观点在正统那里可以说是“异端邪说”,但索罗斯靠着这个思想衍生出来的投资方法获得惊人的成就。

可错性与索罗斯的哲学信仰一脉相承。

索罗斯的哲学根基主要是来源于卡尔﹒波普的证伪主义,还有部分是来源于哈耶克的《感觉的秩序》和《科学的反革命》。证伪主义可以说是认识论上的一次革命,它震耳发聩地提出了新的观点。它认为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是暂时的,都是等待被证伪的,一些今天看来颠簸不破的真理,很可能只是明天的谬论而已。科学命题不能被证实,只可以被证伪,可证伪性是科学与非科学的划分标准。人类科学知识的增长不是累积式的前进,而是排除错误式的前进,先提出假说,然后予以反驳。

由此,索罗斯提出两个反对,一是反对归纳法,二是反对科学主义。

索罗斯认为,不可能经由归纳法则概括出赢取超额利润的一般方法,假如存在,那么投资者理论上就可以通吃市场,而市场将不复存在。归纳法是典型的累积式的认识论,它违法了从猜想到反驳的证伪原则。用黑天鹅理论来说,即使发现了99只白天鹅,也不能用归纳法说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也许第100只是黑的。所以,索罗斯认为,试图照搬自然科学研究方法来归纳出金融市场的历史过程、或者从历史过程中总结出一般性的盈利方法,都犯了投资大忌。

与此同时,索罗斯还极力反对科学主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巨大的差异,前者研究的对象是独立的事实,无论研究者抱着什么样的态度都改变不了事实,而后者参杂了观察者的偏见,研究者的信仰、价值观、立场、思维方式的差异都可以重塑事实。金融市场属于后者,股价怎么走不仅取决于事实即基本面,也取决于人们的偏见即怎么看待基本面,由此金融市场就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索罗斯引用量子力学的理论。海森堡的量子力学认为,量子粒子的质量和速度不可能同时得到精确的测量,其原因在于测量行为干扰了测量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因素是由外部观察者引入的。
 
融市场本身,从而让股价的走势不再是独立的,它总是与参与思维发生反复的共振,这也就是反身性。
 
既然是这样,金融市场就不可能用简单的科学方法来计算。而科学主义者却机械地、毫无批判地将科学方法加诸其研究之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科学主义恰恰是对科学精神的背叛。

索罗斯赞哈耶克的观点,科学主义是我们的现代科学文明中自我毁灭的力量,是滥用理性的极端表现。他反对任何人假借科学的名义而妄称掌握终极真理的理性狂妄。这也就是为什么投资大师反对过度数学化、工程化倾向,索罗斯甚至不无讽刺的说,他的数学符号从来不比ɑ、? 更多。
而另一个大师巴菲特也说,他用到的数学知识不超过小学水平。索罗斯很反对一些主流经济学家所谓的数量分析,他认同凯恩斯的观点:经济现实中的变量往往是互相依赖的,而某些传统的学者却假设它们是独立存在的,从而用偏微分的方法得出一定的结论,而当他们把结论用于现实时,却又忘记了这些结论赖以存在的假设条件……这是典型的伪数学方法……假设条件使那些作者们能在矫揉造作和毫无用处的数学符号中,忘记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和互相依赖的性质。

对归纳法和科学主义的深恶痛疾让索罗斯不得不另辟蹊径,由此索罗斯进入了反身性的世界,并最终得出炼金术的观点。
什么是反身性?

这个概念很晦涩,我们来一层一层的认识它。我们先来看一个命题:一个罗马人说,所有罗马人都撒谎。请问这个罗马人的话是真命题还是假命题?如果相信他,那么就面临一个逻辑悖论:承认了至少有一个罗马人说真话,从而又否定了他。这就是著名的“说谎者悖论”。大哲学家罗素面对这个悖论的时候说,我们应该把命题分为涉及自身的陈述和不涉及自身的陈述,如此就可以解决说谎者悖论。这里就引出一个重要的因素:涉及自身。

索罗斯由此出发来导出反身性概念,索罗斯认为,凡是涉及命题者自身、在内容上“或真”的命题,都是反身性命题。

进一步说,研究对象受到研究者自身的影响就叫反身性。如此一来,股票市场天然就是反身性了,因为股票参与者的观点必然影响到股价,进而让股价不再独立。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索罗斯又引出两个函数:

y=f(x) 认知函数
x=F(y) 参与函数

人的行为是y,人的认识是x,行为是认识的函数,表述为认知函数。
其含义是:有什么样的知识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而人的行为对人的认识有反作用,认识是行为的函数,表述为参与函数,其含义是:有某一类行为就会有某一类知识。“两个函数同时发挥作用,互相干扰。函数以自变量为前提产生确定的结果,但在这种情境下,一个函数的自变量是另外一个函数的因变量。

确定的结果不再出现,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相互作用,其中情景和参与者的观点两者均为因变量,以致一个初始变化会突然同时引起情景和参与者观点的进一步变化,我称之为反身性。”上述函数又会产生递归性,它们不会产生均衡,而只有一个永无止境的变化过程。用函数表达其变化为:
y=f(F(y))
x=F(f(x))
这就是说,x和y都是它自身变化的函数——认识是认识变化的的函数,行为是行为变化的函数。它实际上也是一种“自回归系统”。索罗斯用这这个函数是想说明,金融市场根本区别于自然科学研究的过程,在那里,一组事件跟随另一组事件,不受思维和认知的干扰。而金融市场是思维参与其中,因果关系不再是一组事件直接导向下一组事件,相反,它以一种类似鞋襻的模式将事实联结与认知,认知复联结于事实。
如此,反身性理论构建完毕,用通俗的话来解释,就是参与者的认知和被认知对象互相影响,基本面影响观点,观点反过来也影响基本面,它们永不均衡,互动变化,以致无穷。

美国学者约翰﹒特雷恩在《大师的投资习惯》中对此有过精彩解读:“‘反身性原理’的本质是指认知可以改变事件,而事件反过来又改变认知。这种效应通常被称为‘反馈’。这就好比,如果你拴住一条脾气好的狗并踢他,骂它‘坏狗’,那么这条狗会真的变得很凶,并扑过来咬你,而这又会引来更多的踢打、更多的撕咬。”

再举个更直白的例子,如果投资者相信美元升值,那么他们的购买行为讲会让美元上涨,这反过来又会使利率降低,刺激经济增长,从而推动美元再次升值。这也就回到前面的那个说谎者的悖论,凡是涉及自我的命题,自我都难逃脱干系。在这个过程中,任何简单的只研究股价本身而不顾参与者偏见的科学主义都是错的。

说得更极端些,那些即使是认识错误的命题,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影响力,它依然能在股市获利,这就是为什么股价有时候看起来泡沫很大但买的人很多,有时候看起来又低得可怜但无人问津。因为金融市场是个“炼金术”,投资者的决策意意识和决策行为具有像“炼金师”那么改变“事实结构”的“意志力”。在科学家看来,改变“物质结构”的“意念”是伪科学的,但在金融世界里,“改变市场结构”的“主流偏见”却是真是的,却是可以赚大钱的。所以,金融市场拒绝了科学主义,却接纳了金融炼金术。

整理一下刚才的逻辑,索罗斯认为,很多认知貌似真理,其实是错的、不确定的,它们所谓的正确只是暂时的、等待证伪的。无论它们是通过归纳法还是科学主义得到的认识,都不足以垄断真理和科学,在自然科学领域如此,在社会科学领域更是如此。更荒谬的是,很多人把自然科学的方法和结论强加在社会现象的研究中,这如同把魔术方法应用到自然科学领域的炼金术一样,只能使炼金术身败名裂。

社会科学是特殊的领域,研究者可以对研究对象施加自己的影响,在社会、政治、经济事物中,理论即使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可以是有效的,因为社会科学充满反身性,只要主流偏见足够强大,谬论也会在某些情况下变成“真理”,所以金融炼金术可以大行其道。

金融市场是反身性市场,它的决策不可能成为一个科学研究的命题,相反,它更像一个“非科学”的“炼金术”,因为金融市场中的决策评价取决于参与者们歪曲了的见解。正是因为参与者的决策并非基于客观的条件,而是对条件的解释,所以金融市场的根子是不确定的、是可错的。

没有人能完全正确认识市场,任何所谓正确的认识都只能是猜测,它还须接受反驳和证伪。投资的过程就是不断提出猜想并让市场验证和反驳的过程,而不是用科学命题去决策的过程。在索罗斯眼里,金融市场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是根本性的、是绝对的,任何看法都可能错,任何错误都可能发生,它们本质上也就是风险。索罗斯思想的底色就是可错性、不确定性、认知的不完备性,也就是风险性。

索罗斯的哲学认知论让他怀疑一切,包括他自己。
 
索罗斯谈到他为什么和罗杰斯分道扬镳时说,罗杰斯有个重大缺陷:“他极为藐视华尔街专业人才的精明”----尽管在这一点上索罗斯认为自己和罗杰斯看法相同----但是“罗杰斯却极为自信,从来不承认自己也可能犯错”,而“我却时刻相信自己也会犯错误”。这道出了索罗斯内心的哲学根基:证伪主义。市场总是错的,我也总会犯错。这就形成了索罗斯对股市的根本判断:股市风险第一,不确定第一,所以要想在股市生存必须时刻学会逃跑,因为投资本质上是在冒险。
 
个人总结一下,个人理解,要成为索罗斯这种人,那么就是个疯子。 因为他需要怀疑周围的一切,包括他自己,因为在索罗斯看来,什么都是可以证伪的。这样的人,在我看来,会被人理解为人格分裂。 如果不是他靠这个积累了大量财富,绝对会被人当做是一个疯子。
  查看全部
转载的文章,很有思考价值。推荐一看,需要点耐心。
 索罗斯的投资思想很庞杂,晦涩难懂,很容易产生歧义。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索罗斯从来没有对外透露过他的具体投资方法。索罗斯在哈佛大学演讲时说幽默的说,凡是读过他书的人绝对赚不到钱,因为没有人能够知道真实的他。

一位观众举手问他:“你能告诉我们真实的你是什么样的吗?”索罗斯笑答:“不能,说出了就没有索罗斯了。”
所以,外界只能是从他的哲学和投资案例来了解他,我也不例外。

我读过索罗斯写的所有书,也读过很多研究索罗斯投资思想的博士硕士论文,我对索罗斯的投资思想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索罗斯的投资思想是建立在一个基石上,这个基石是错误、可错性、彻底的可错性。市场会犯错误,人会犯错误,一切貌似正确的投资理论也只不过是等待接受检验的错误而已,说得更极端点-----塑造了历史面貌的思想无非是一些内涵丰富的谬论。

一套富于衍生性的谬论往往最初被人们视为真知灼见,只有在它被解释为现实之后,它的缺陷才开始暴露出来,然后将会出现另一套同样内涵丰富的但与之正相反的新谬论,并且这一过程仍将不断地进行下去。这种观点在正统那里可以说是“异端邪说”,但索罗斯靠着这个思想衍生出来的投资方法获得惊人的成就。

可错性与索罗斯的哲学信仰一脉相承。

索罗斯的哲学根基主要是来源于卡尔﹒波普的证伪主义,还有部分是来源于哈耶克的《感觉的秩序》和《科学的反革命》。证伪主义可以说是认识论上的一次革命,它震耳发聩地提出了新的观点。它认为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是暂时的,都是等待被证伪的,一些今天看来颠簸不破的真理,很可能只是明天的谬论而已。科学命题不能被证实,只可以被证伪,可证伪性是科学与非科学的划分标准。人类科学知识的增长不是累积式的前进,而是排除错误式的前进,先提出假说,然后予以反驳。

由此,索罗斯提出两个反对,一是反对归纳法,二是反对科学主义。

索罗斯认为,不可能经由归纳法则概括出赢取超额利润的一般方法,假如存在,那么投资者理论上就可以通吃市场,而市场将不复存在。归纳法是典型的累积式的认识论,它违法了从猜想到反驳的证伪原则。用黑天鹅理论来说,即使发现了99只白天鹅,也不能用归纳法说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也许第100只是黑的。所以,索罗斯认为,试图照搬自然科学研究方法来归纳出金融市场的历史过程、或者从历史过程中总结出一般性的盈利方法,都犯了投资大忌。

与此同时,索罗斯还极力反对科学主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巨大的差异,前者研究的对象是独立的事实,无论研究者抱着什么样的态度都改变不了事实,而后者参杂了观察者的偏见,研究者的信仰、价值观、立场、思维方式的差异都可以重塑事实。金融市场属于后者,股价怎么走不仅取决于事实即基本面,也取决于人们的偏见即怎么看待基本面,由此金融市场就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
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索罗斯引用量子力学的理论。海森堡的量子力学认为,量子粒子的质量和速度不可能同时得到精确的测量,其原因在于测量行为干扰了测量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因素是由外部观察者引入的。
 
融市场本身,从而让股价的走势不再是独立的,它总是与参与思维发生反复的共振,这也就是反身性。
 
既然是这样,金融市场就不可能用简单的科学方法来计算。而科学主义者却机械地、毫无批判地将科学方法加诸其研究之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科学主义恰恰是对科学精神的背叛。

索罗斯赞哈耶克的观点,科学主义是我们的现代科学文明中自我毁灭的力量,是滥用理性的极端表现。他反对任何人假借科学的名义而妄称掌握终极真理的理性狂妄。这也就是为什么投资大师反对过度数学化、工程化倾向,索罗斯甚至不无讽刺的说,他的数学符号从来不比ɑ、? 更多。
而另一个大师巴菲特也说,他用到的数学知识不超过小学水平。索罗斯很反对一些主流经济学家所谓的数量分析,他认同凯恩斯的观点:经济现实中的变量往往是互相依赖的,而某些传统的学者却假设它们是独立存在的,从而用偏微分的方法得出一定的结论,而当他们把结论用于现实时,却又忘记了这些结论赖以存在的假设条件……这是典型的伪数学方法……假设条件使那些作者们能在矫揉造作和毫无用处的数学符号中,忘记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和互相依赖的性质。

对归纳法和科学主义的深恶痛疾让索罗斯不得不另辟蹊径,由此索罗斯进入了反身性的世界,并最终得出炼金术的观点。
什么是反身性?

这个概念很晦涩,我们来一层一层的认识它。我们先来看一个命题:一个罗马人说,所有罗马人都撒谎。请问这个罗马人的话是真命题还是假命题?如果相信他,那么就面临一个逻辑悖论:承认了至少有一个罗马人说真话,从而又否定了他。这就是著名的“说谎者悖论”。大哲学家罗素面对这个悖论的时候说,我们应该把命题分为涉及自身的陈述和不涉及自身的陈述,如此就可以解决说谎者悖论。这里就引出一个重要的因素:涉及自身。

索罗斯由此出发来导出反身性概念,索罗斯认为,凡是涉及命题者自身、在内容上“或真”的命题,都是反身性命题。

进一步说,研究对象受到研究者自身的影响就叫反身性。如此一来,股票市场天然就是反身性了,因为股票参与者的观点必然影响到股价,进而让股价不再独立。为了说明这个问题,索罗斯又引出两个函数:

y=f(x) 认知函数
x=F(y) 参与函数

人的行为是y,人的认识是x,行为是认识的函数,表述为认知函数。
其含义是:有什么样的知识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而人的行为对人的认识有反作用,认识是行为的函数,表述为参与函数,其含义是:有某一类行为就会有某一类知识。“两个函数同时发挥作用,互相干扰。函数以自变量为前提产生确定的结果,但在这种情境下,一个函数的自变量是另外一个函数的因变量。

确定的结果不再出现,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相互作用,其中情景和参与者的观点两者均为因变量,以致一个初始变化会突然同时引起情景和参与者观点的进一步变化,我称之为反身性。”上述函数又会产生递归性,它们不会产生均衡,而只有一个永无止境的变化过程。用函数表达其变化为:
y=f(F(y))
x=F(f(x))
这就是说,x和y都是它自身变化的函数——认识是认识变化的的函数,行为是行为变化的函数。它实际上也是一种“自回归系统”。索罗斯用这这个函数是想说明,金融市场根本区别于自然科学研究的过程,在那里,一组事件跟随另一组事件,不受思维和认知的干扰。而金融市场是思维参与其中,因果关系不再是一组事件直接导向下一组事件,相反,它以一种类似鞋襻的模式将事实联结与认知,认知复联结于事实。
如此,反身性理论构建完毕,用通俗的话来解释,就是参与者的认知和被认知对象互相影响,基本面影响观点,观点反过来也影响基本面,它们永不均衡,互动变化,以致无穷。

美国学者约翰﹒特雷恩在《大师的投资习惯》中对此有过精彩解读:“‘反身性原理’的本质是指认知可以改变事件,而事件反过来又改变认知。这种效应通常被称为‘反馈’。这就好比,如果你拴住一条脾气好的狗并踢他,骂它‘坏狗’,那么这条狗会真的变得很凶,并扑过来咬你,而这又会引来更多的踢打、更多的撕咬。”

再举个更直白的例子,如果投资者相信美元升值,那么他们的购买行为讲会让美元上涨,这反过来又会使利率降低,刺激经济增长,从而推动美元再次升值。这也就回到前面的那个说谎者的悖论,凡是涉及自我的命题,自我都难逃脱干系。在这个过程中,任何简单的只研究股价本身而不顾参与者偏见的科学主义都是错的。

说得更极端些,那些即使是认识错误的命题,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影响力,它依然能在股市获利,这就是为什么股价有时候看起来泡沫很大但买的人很多,有时候看起来又低得可怜但无人问津。因为金融市场是个“炼金术”,投资者的决策意意识和决策行为具有像“炼金师”那么改变“事实结构”的“意志力”。在科学家看来,改变“物质结构”的“意念”是伪科学的,但在金融世界里,“改变市场结构”的“主流偏见”却是真是的,却是可以赚大钱的。所以,金融市场拒绝了科学主义,却接纳了金融炼金术。

整理一下刚才的逻辑,索罗斯认为,很多认知貌似真理,其实是错的、不确定的,它们所谓的正确只是暂时的、等待证伪的。无论它们是通过归纳法还是科学主义得到的认识,都不足以垄断真理和科学,在自然科学领域如此,在社会科学领域更是如此。更荒谬的是,很多人把自然科学的方法和结论强加在社会现象的研究中,这如同把魔术方法应用到自然科学领域的炼金术一样,只能使炼金术身败名裂。

社会科学是特殊的领域,研究者可以对研究对象施加自己的影响,在社会、政治、经济事物中,理论即使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可以是有效的,因为社会科学充满反身性,只要主流偏见足够强大,谬论也会在某些情况下变成“真理”,所以金融炼金术可以大行其道。

金融市场是反身性市场,它的决策不可能成为一个科学研究的命题,相反,它更像一个“非科学”的“炼金术”,因为金融市场中的决策评价取决于参与者们歪曲了的见解。正是因为参与者的决策并非基于客观的条件,而是对条件的解释,所以金融市场的根子是不确定的、是可错的。

没有人能完全正确认识市场,任何所谓正确的认识都只能是猜测,它还须接受反驳和证伪。投资的过程就是不断提出猜想并让市场验证和反驳的过程,而不是用科学命题去决策的过程。在索罗斯眼里,金融市场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是根本性的、是绝对的,任何看法都可能错,任何错误都可能发生,它们本质上也就是风险。索罗斯思想的底色就是可错性、不确定性、认知的不完备性,也就是风险性。

索罗斯的哲学认知论让他怀疑一切,包括他自己。
 
索罗斯谈到他为什么和罗杰斯分道扬镳时说,罗杰斯有个重大缺陷:“他极为藐视华尔街专业人才的精明”----尽管在这一点上索罗斯认为自己和罗杰斯看法相同----但是“罗杰斯却极为自信,从来不承认自己也可能犯错”,而“我却时刻相信自己也会犯错误”。这道出了索罗斯内心的哲学根基:证伪主义。市场总是错的,我也总会犯错。这就形成了索罗斯对股市的根本判断:股市风险第一,不确定第一,所以要想在股市生存必须时刻学会逃跑,因为投资本质上是在冒险。
 
个人总结一下,个人理解,要成为索罗斯这种人,那么就是个疯子。 因为他需要怀疑周围的一切,包括他自己,因为在索罗斯看来,什么都是可以证伪的。这样的人,在我看来,会被人理解为人格分裂。 如果不是他靠这个积累了大量财富,绝对会被人当做是一个疯子。
 

天天网络攻击,待会我就把负面的几条到处转发,我好几个站点呢

网络安全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2 个评论 • 256 次浏览 • 2019-02-25 10:22 • 来自相关话题

谁怕谁,SEO一下,到处都可以百度你的负面信息。
谁怕谁,SEO一下,到处都可以百度你的负面信息。

县城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42 次浏览 • 2019-02-14 17:56 • 来自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 网上转载的,大部分都同意,除了最后一点。

年关难过年年过,但2019年的年关,着实有些不一样。
赶上年底办公地点搬迁,失去工位的评论君,被迫早早返乡,代号也从5A写字楼的Jeffrey转换成村头的二狗子。
作为长年在外务工人员,每次回乡过年,都是来去匆匆。
这次难得在家呆的时间长,年前穿梭在家乡的江南小城地级市,县城和乡村之间走亲戚。
见到听到的人和事, 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折叠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最震惊我的,是那些县城里赚钱未遂的人。

01
堂哥的灯具店要关门了
回乡见得第一个亲人,是堂哥。堂哥开了三年的灯具店终于撑不住了,考虑关掉,想听听我的意见。
堂哥是大伯家的独子,刚过而立之年。念书不行,高中毕业就跟着大伯做早餐生意,但起早贪黑,对年轻人来说,确实太难。
三年前, 举全家之力,给堂哥在县城开了一家灯具店。
县城的生意逻辑在造势。为此,堂哥在银行贷了15万,把门店装修的很讲究。就这样,毫无灯具经营经验的堂哥一下子当上了老板。
店铺开起来,才知道有那么多活儿。
销售,上门安装,拉业务,催账,堂哥夫妻两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大伯的早餐店也盘出去,帮忙上门安装灯具,伯母负责做饭。
全家人围着店铺转,可生意还是每况愈下。
三年忙活下来,店铺的灯具品牌,从欧普、美的等知名品牌降级到杂牌产品。店铺租金太高,堂哥重找了个便宜店面。
最要命的是,三年前借的15万一分钱也没还。整个家庭陷入了进退不得的状态,还不如当初开早餐店。
对此,我觉得不可思议。问堂哥:
去年县城的房子不是卖得很不错嘛,怎么装修生意这么难做?
“炒房的太多了,哪有人真的装修。”
堂哥觉得很无力,我感到很震惊。“县城不到30万人,炒啥房!”
堂哥接触到最真实的市场情况,2018年,绝大多数县城的房子,都是被占坑式买房人买走的。
在外打工,听闻房价会涨,赶紧回家占个坑,或者是附近乡村的居民为了孩子念书,提前在县城买房。
这两类购房者,都不买堂哥的灯具。
堂哥的顾客,主要是周边乡镇自建房的农民。但自建房往往上门安装远,账又难收,利润薄如纸。
县城房地产市场火爆,与堂哥的灯具生意不仅毫无关系,还掏空了县城人们的腰包,导致堂哥的品牌灯具滞销,只能卖质差价廉的杂牌灯具。
堂哥盘点了一下,如果8万外账能顺利收回来。加上店里4万的灯具货量。再加上价值3万不到的拉货二手面包车,差不多还掉银行的贷款。
全家四个劳动力,忙活了三年,一分存款也没剩下。
堂哥盘算着:年底把店关了,明年大伯继续做早餐,自己考虑别的营生。
反正不开店不创业了。
如果说堂哥的灯具店的失败,是县城传统行业的缩影。另一件事,让我对县城的未来更担心了。

02
在老家卖水果的小刘
这是一个乡村创业故事,主人翁是我爷爷家隔壁邻居小孩小刘。
爷爷家是一个人口不到20万的乡镇,镇上只有一条街,底下还有七八个自然村,小刘比我小几岁。
我每次暑假回爷爷家,小刘每次就跟着我满田野里跑,他很机灵,但是不会念书。
长大后,我交了更厉害的朋友,便和小刘没了交集。
他成了我躺在好友列表里的微信好友。
通过他的朋友圈,我了解到,小刘初中肄业之后,一直在杭州一家百果园水果店工作。
2018年中,小刘突然微信找我,说自己要回乡创业,想听听我的建议。
我确认他不是借钱之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以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级白领身份,好好点拨他。
小刘聊了他的想法,自己的家乡(我爷爷家的小镇)和大多是乡村一样,留守老人孩子多,但不舍得消费水果。
而在杭的老乡群里,很多老乡在外务工,想给家里留守儿童和老人买水果,既买不到,也无法送货上门。
小刘脑袋灵光,这可是一片蓝海。
杭州水果店的工作经验,让他基本摸清了生鲜店的进货渠道,和成本把控的诀窍。
再加上他长年担任门店的熟客微信群群主,对社群营销,更是有独到的见解。
我没想到,小刘的对于to C模式的理解,竟然如此深刻。
在我看来,这是典型的一线城市营销套路,对乡村市场的降维打击,无疑小刘真的是一个奇才。
于是,他决定回小镇开这样一个水果配送店。店很快开起来了。
小刘每天在群里,发当天水果照片和价格。
顾客大多是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他们为尽孝心,也愿意花钱,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付款,小刘给客户家里留守老人和孩子配送,并拍视频作为反馈。
全新的营销方式,加上热心肠的小刘的服务态度,水果店的生意非常好。
但没想到,小刘的水果店还是没撑过春节。
自从开店以来,小刘开始每天凌晨进货,早上运营微信群,接单,配送。即使雇了人帮忙,小刘依然累得开车差点睡着。
忙不要紧,但不挣钱的瞎忙,就最致命了。
对生鲜产品来说,乡村的进货成本,远远超过了小刘的预期。为了控制坏果率,小刘每天凌晨,去最近的城市衢州市进货,结果是坏果率没下来,运输成本先上去了。
老家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加上很多老人一辈子节约惯了,心疼钱,所以对子女买来的新鲜水果有天然抗性。
人均收入低的乡村,自然客单价也提不上去,两边一挤压,小刘受不了。
这时候,小刘意识到,乡村的生鲜市场,被各大电商抛弃,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看到的生鲜的刚性需求,到了乡村,一下子就变成伪需求了。
还没撑到车厘子上市的季节,小刘的店就关掉了,小刘重新回到杭州,找了一份月薪4000的工作。

03
县城的消费市场逻辑
不仅仅传统行业,在县城乡村的土壤无法生长,连小刘这样新颖的商业模式,也无法生存。
县城乡村的消费市场为什么如此萎靡?
我在思考,应该是是消费人口的缺失,导致购买力低下引起的。
年轻人是消费的主力军,但村里的上大学的年轻人,留在省会城市工作。没上学的年轻人,去沿海城市打工。
县城,好就好在消费水平低,坏就坏在,只有消费水平低。
县城缺乏机会,没有热钱,人情社会严重,缺乏工作岗位。寥寥的年轻人选择不多,不是挤破头考公务员,就是考教师资格证。
只有公务员和教师,才是体面的工作。
而就算是体面的工作,依然不会是高薪。这注定了县城的日常用品消费总需求固定,利润低。
消费升级的产品,根本没有对应消费人群。
当一线城市的杯均30RMB的喜茶/瑞幸咖啡/鹿角巷等遍地开花的时候,县城卖得最好的茶饮还是古茗,杯均10RMB。
罗胖在演讲里提到古茗成功的秘诀,县城和镇上晚上的灯光一般不够亮,你只要做一个很简单的事:就是把奶茶店门头的灯调得更亮,最好是能成为那条街上的路灯。
这样就能引起消费者的注意。
其实不然,客单价贴合县城的消费水准,才是奶茶店存活的不二法则。
否则,40块一杯的精品咖啡店开在县城,就算是用上疝气大灯照亮,依然没有市场。
我以为我找到了县城消费萎靡的元凶:购买力低下。
但后来的认知告诉我,我被重重地打脸了。

04
在县城,很多人都用力活着,但很少人用脑活着
虽然这么形容很刻薄,但看到人们花钱做出各种看似“无脑”的事情,真的很痛心。
在县城,似乎只有坑蒙拐骗,才能赚到钱。
和初中同学的饭桌上,听闻当年隔壁班的小美,做床垫生意,如今成为了县城排得上号的富婆。
联想到堂哥口中说的,县城里灯具生意,稍贵的品牌灯具卖不出去,只好卖便宜的杂牌灯具。
卖床垫能如此挣钱?我有些质疑真实性。
后来我知道,原来小美卖的,是玉石床垫,要价3万元到5万元不等,买的人络绎不绝。
没错,就是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坑老年人的保健品床垫。
以送鸡蛋或大米的小恩惠,召集老年人开会、听课,宣传洗脑玉石床垫包治百病的功效,免费体验试睡。
每天大清早都有老人排队,等着免费“试睡”。不愿意排队的,或者觉得确实有功效的,就把养老钱掏出来买回家。
县城每一个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都是靠收割穷人的血汗钱而来的。
第二个血汗钱收割机,就是低价旅游。99元西湖两日游,399元香港三日游,699元三亚双飞豪华游。
这样大城市玩剩下的低价旅游骗局,在地方被受欢迎。结果可想而知,各种被套路买高价乳胶枕,玉石,名贵中药材等等案例遍地开花。
第三个血汗钱收割机,是民间借贷。p2p以及各种高息揽储的项目,你盯着别人的利息,别人看重的却是你的本金。
我爸告诉我,小时候带我练球的乒乓球教练,因为禁不住年化40%利息诱惑,民间借贷借出去200万遭遇爆雷,抛妻弃子,已经跑路了。
我很震惊,也很忿恨。
起早贪黑开球馆,抛去场地和雇教练的成本,净利润也不过年化20%,连腾讯这样的互联网独角兽的财报,净利润也达不到年化30%。
凭什么你会相信,你的全部养老钱可以躺赚年化40%的利润。

05
跳出这个财富链底层的四点劝诫
这个社会里,信息和财富的扩散,像是冲泡一杯蜜水,蜜总是从杯口慢慢渗透到杯底。
因为认知和信息的差距,导致县城和乡村,就是社会这杯蜜水的杯底。
在城市被淘汰的保健品骗局,入侵着这里的老年人。在大城市卖不动的假货,摆满了这里的货架。
这里的人们赚的不多,还最容易被骗。能不能跳出杯底,我有一些劝诫:
第一,保证全家人都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别说刚过温饱线的家庭,在疾病面前,连中产家庭也显得不堪一击。
ICU的床位费是1万一个晚上,特效药的报销比例接近于零。别听信“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鬼话。酒精和隔夜菜里的亚硝酸盐一样,都是一类致癌物。
第二,不要创业不要开店。
不要投入50万装修,开当地最大的网咖,因为等待着你的,是遥遥无期的回本之路。
不要开加工厂,一次工伤事故可能会吃掉你一年的利润。
不要试图开衣食住行以外的店,你的一己之力,无法违背市场规律。
小刘和堂哥,都是县城乡村创业的缩影。
作为一个没背景没资源的普通人,尽量找一份依靠技术和资源赚钱的工作,如果非要创业,请选择轻资产创业模式,不要梭哈。
第三,不要投资,不要炒股。
股票,是资本操纵下的负和游戏,穷人根本没有资格上牌桌。
徐翔案被曝光出的交易内幕,以及今年1月4号,央行降准消息发布前,券商入场拉升大盘等事件,都在说明一个真相: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极不对等的世界里,那些先知先觉的人的背后,是一把把明晃晃的镰刀,等待收割散户。
而投资,同样是一件高门槛高风险的事情。
如果你遇到了一笔很容易的投资机会,它一定是个陷阱,包括但不限于p2p,民间借贷,分红型保险,原油螺纹钢等期货。
第四,为了孩子和自己的起点,请在能力范围内,在最高级别的城市,买房置业。
能买北上深,就不买杭广蓉,能买省会,就不买县城和地级市。
三四线房产只有居住属性,无金融属性。
如果还来得及,请卖掉三四线城市投资属性的房子。
未来三四线城市,将迎来滞涨时代 查看全部
文章来源: 网上转载的,大部分都同意,除了最后一点。

年关难过年年过,但2019年的年关,着实有些不一样。
赶上年底办公地点搬迁,失去工位的评论君,被迫早早返乡,代号也从5A写字楼的Jeffrey转换成村头的二狗子。
作为长年在外务工人员,每次回乡过年,都是来去匆匆。
这次难得在家呆的时间长,年前穿梭在家乡的江南小城地级市,县城和乡村之间走亲戚。
见到听到的人和事, 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折叠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最震惊我的,是那些县城里赚钱未遂的人。

01
堂哥的灯具店要关门了
回乡见得第一个亲人,是堂哥。堂哥开了三年的灯具店终于撑不住了,考虑关掉,想听听我的意见。
堂哥是大伯家的独子,刚过而立之年。念书不行,高中毕业就跟着大伯做早餐生意,但起早贪黑,对年轻人来说,确实太难。
三年前, 举全家之力,给堂哥在县城开了一家灯具店。
县城的生意逻辑在造势。为此,堂哥在银行贷了15万,把门店装修的很讲究。就这样,毫无灯具经营经验的堂哥一下子当上了老板。
店铺开起来,才知道有那么多活儿。
销售,上门安装,拉业务,催账,堂哥夫妻两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大伯的早餐店也盘出去,帮忙上门安装灯具,伯母负责做饭。
全家人围着店铺转,可生意还是每况愈下。
三年忙活下来,店铺的灯具品牌,从欧普、美的等知名品牌降级到杂牌产品。店铺租金太高,堂哥重找了个便宜店面。
最要命的是,三年前借的15万一分钱也没还。整个家庭陷入了进退不得的状态,还不如当初开早餐店。
对此,我觉得不可思议。问堂哥:
去年县城的房子不是卖得很不错嘛,怎么装修生意这么难做?
“炒房的太多了,哪有人真的装修。”
堂哥觉得很无力,我感到很震惊。“县城不到30万人,炒啥房!”
堂哥接触到最真实的市场情况,2018年,绝大多数县城的房子,都是被占坑式买房人买走的。
在外打工,听闻房价会涨,赶紧回家占个坑,或者是附近乡村的居民为了孩子念书,提前在县城买房。
这两类购房者,都不买堂哥的灯具。
堂哥的顾客,主要是周边乡镇自建房的农民。但自建房往往上门安装远,账又难收,利润薄如纸。
县城房地产市场火爆,与堂哥的灯具生意不仅毫无关系,还掏空了县城人们的腰包,导致堂哥的品牌灯具滞销,只能卖质差价廉的杂牌灯具。
堂哥盘点了一下,如果8万外账能顺利收回来。加上店里4万的灯具货量。再加上价值3万不到的拉货二手面包车,差不多还掉银行的贷款。
全家四个劳动力,忙活了三年,一分存款也没剩下。
堂哥盘算着:年底把店关了,明年大伯继续做早餐,自己考虑别的营生。
反正不开店不创业了。
如果说堂哥的灯具店的失败,是县城传统行业的缩影。另一件事,让我对县城的未来更担心了。

02
在老家卖水果的小刘
这是一个乡村创业故事,主人翁是我爷爷家隔壁邻居小孩小刘。
爷爷家是一个人口不到20万的乡镇,镇上只有一条街,底下还有七八个自然村,小刘比我小几岁。
我每次暑假回爷爷家,小刘每次就跟着我满田野里跑,他很机灵,但是不会念书。
长大后,我交了更厉害的朋友,便和小刘没了交集。
他成了我躺在好友列表里的微信好友。
通过他的朋友圈,我了解到,小刘初中肄业之后,一直在杭州一家百果园水果店工作。
2018年中,小刘突然微信找我,说自己要回乡创业,想听听我的建议。
我确认他不是借钱之后,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以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级白领身份,好好点拨他。
小刘聊了他的想法,自己的家乡(我爷爷家的小镇)和大多是乡村一样,留守老人孩子多,但不舍得消费水果。
而在杭的老乡群里,很多老乡在外务工,想给家里留守儿童和老人买水果,既买不到,也无法送货上门。
小刘脑袋灵光,这可是一片蓝海。
杭州水果店的工作经验,让他基本摸清了生鲜店的进货渠道,和成本把控的诀窍。
再加上他长年担任门店的熟客微信群群主,对社群营销,更是有独到的见解。
我没想到,小刘的对于to C模式的理解,竟然如此深刻。
在我看来,这是典型的一线城市营销套路,对乡村市场的降维打击,无疑小刘真的是一个奇才。
于是,他决定回小镇开这样一个水果配送店。店很快开起来了。
小刘每天在群里,发当天水果照片和价格。
顾客大多是在外务工的年轻人,他们为尽孝心,也愿意花钱,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付款,小刘给客户家里留守老人和孩子配送,并拍视频作为反馈。
全新的营销方式,加上热心肠的小刘的服务态度,水果店的生意非常好。
但没想到,小刘的水果店还是没撑过春节。
自从开店以来,小刘开始每天凌晨进货,早上运营微信群,接单,配送。即使雇了人帮忙,小刘依然累得开车差点睡着。
忙不要紧,但不挣钱的瞎忙,就最致命了。
对生鲜产品来说,乡村的进货成本,远远超过了小刘的预期。为了控制坏果率,小刘每天凌晨,去最近的城市衢州市进货,结果是坏果率没下来,运输成本先上去了。
老家的人口本来就不多,加上很多老人一辈子节约惯了,心疼钱,所以对子女买来的新鲜水果有天然抗性。
人均收入低的乡村,自然客单价也提不上去,两边一挤压,小刘受不了。
这时候,小刘意识到,乡村的生鲜市场,被各大电商抛弃,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在杭州这样的大城市看到的生鲜的刚性需求,到了乡村,一下子就变成伪需求了。
还没撑到车厘子上市的季节,小刘的店就关掉了,小刘重新回到杭州,找了一份月薪4000的工作。

03
县城的消费市场逻辑
不仅仅传统行业,在县城乡村的土壤无法生长,连小刘这样新颖的商业模式,也无法生存。
县城乡村的消费市场为什么如此萎靡?
我在思考,应该是是消费人口的缺失,导致购买力低下引起的。
年轻人是消费的主力军,但村里的上大学的年轻人,留在省会城市工作。没上学的年轻人,去沿海城市打工。
县城,好就好在消费水平低,坏就坏在,只有消费水平低。
县城缺乏机会,没有热钱,人情社会严重,缺乏工作岗位。寥寥的年轻人选择不多,不是挤破头考公务员,就是考教师资格证。
只有公务员和教师,才是体面的工作。
而就算是体面的工作,依然不会是高薪。这注定了县城的日常用品消费总需求固定,利润低。
消费升级的产品,根本没有对应消费人群。
当一线城市的杯均30RMB的喜茶/瑞幸咖啡/鹿角巷等遍地开花的时候,县城卖得最好的茶饮还是古茗,杯均10RMB。
罗胖在演讲里提到古茗成功的秘诀,县城和镇上晚上的灯光一般不够亮,你只要做一个很简单的事:就是把奶茶店门头的灯调得更亮,最好是能成为那条街上的路灯。
这样就能引起消费者的注意。
其实不然,客单价贴合县城的消费水准,才是奶茶店存活的不二法则。
否则,40块一杯的精品咖啡店开在县城,就算是用上疝气大灯照亮,依然没有市场。
我以为我找到了县城消费萎靡的元凶:购买力低下。
但后来的认知告诉我,我被重重地打脸了。

04
在县城,很多人都用力活着,但很少人用脑活着
虽然这么形容很刻薄,但看到人们花钱做出各种看似“无脑”的事情,真的很痛心。
在县城,似乎只有坑蒙拐骗,才能赚到钱。
和初中同学的饭桌上,听闻当年隔壁班的小美,做床垫生意,如今成为了县城排得上号的富婆。
联想到堂哥口中说的,县城里灯具生意,稍贵的品牌灯具卖不出去,只好卖便宜的杂牌灯具。
卖床垫能如此挣钱?我有些质疑真实性。
后来我知道,原来小美卖的,是玉石床垫,要价3万元到5万元不等,买的人络绎不绝。
没错,就是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坑老年人的保健品床垫。
以送鸡蛋或大米的小恩惠,召集老年人开会、听课,宣传洗脑玉石床垫包治百病的功效,免费体验试睡。
每天大清早都有老人排队,等着免费“试睡”。不愿意排队的,或者觉得确实有功效的,就把养老钱掏出来买回家。
县城每一个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都是靠收割穷人的血汗钱而来的。
第二个血汗钱收割机,就是低价旅游。99元西湖两日游,399元香港三日游,699元三亚双飞豪华游。
这样大城市玩剩下的低价旅游骗局,在地方被受欢迎。结果可想而知,各种被套路买高价乳胶枕,玉石,名贵中药材等等案例遍地开花。
第三个血汗钱收割机,是民间借贷。p2p以及各种高息揽储的项目,你盯着别人的利息,别人看重的却是你的本金。
我爸告诉我,小时候带我练球的乒乓球教练,因为禁不住年化40%利息诱惑,民间借贷借出去200万遭遇爆雷,抛妻弃子,已经跑路了。
我很震惊,也很忿恨。
起早贪黑开球馆,抛去场地和雇教练的成本,净利润也不过年化20%,连腾讯这样的互联网独角兽的财报,净利润也达不到年化30%。
凭什么你会相信,你的全部养老钱可以躺赚年化40%的利润。

05
跳出这个财富链底层的四点劝诫
这个社会里,信息和财富的扩散,像是冲泡一杯蜜水,蜜总是从杯口慢慢渗透到杯底。
因为认知和信息的差距,导致县城和乡村,就是社会这杯蜜水的杯底。
在城市被淘汰的保健品骗局,入侵着这里的老年人。在大城市卖不动的假货,摆满了这里的货架。
这里的人们赚的不多,还最容易被骗。能不能跳出杯底,我有一些劝诫:
第一,保证全家人都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别说刚过温饱线的家庭,在疾病面前,连中产家庭也显得不堪一击。
ICU的床位费是1万一个晚上,特效药的报销比例接近于零。别听信“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的鬼话。酒精和隔夜菜里的亚硝酸盐一样,都是一类致癌物。
第二,不要创业不要开店。
不要投入50万装修,开当地最大的网咖,因为等待着你的,是遥遥无期的回本之路。
不要开加工厂,一次工伤事故可能会吃掉你一年的利润。
不要试图开衣食住行以外的店,你的一己之力,无法违背市场规律。
小刘和堂哥,都是县城乡村创业的缩影。
作为一个没背景没资源的普通人,尽量找一份依靠技术和资源赚钱的工作,如果非要创业,请选择轻资产创业模式,不要梭哈。
第三,不要投资,不要炒股。
股票,是资本操纵下的负和游戏,穷人根本没有资格上牌桌。
徐翔案被曝光出的交易内幕,以及今年1月4号,央行降准消息发布前,券商入场拉升大盘等事件,都在说明一个真相: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极不对等的世界里,那些先知先觉的人的背后,是一把把明晃晃的镰刀,等待收割散户。
而投资,同样是一件高门槛高风险的事情。
如果你遇到了一笔很容易的投资机会,它一定是个陷阱,包括但不限于p2p,民间借贷,分红型保险,原油螺纹钢等期货。
第四,为了孩子和自己的起点,请在能力范围内,在最高级别的城市,买房置业。
能买北上深,就不买杭广蓉,能买省会,就不买县城和地级市。
三四线房产只有居住属性,无金融属性。
如果还来得及,请卖掉三四线城市投资属性的房子。
未来三四线城市,将迎来滞涨时代

pyecharts真的是一个神一样的库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90 次浏览 • 2018-12-24 17:15 • 来自相关话题

可视化太牛x了!!!  感叹一下国内的大牛。
可视化太牛x了!!!  感叹一下国内的大牛。

有道云笔记对markdown文档支持不友好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435 次浏览 • 2018-12-06 08:43 • 来自相关话题

虽然最新版的有道云笔记支持markdown文档,可是无论是打开还是搜索,会导致笔记卡死,载入非常的慢。
在滚动栏里面,如果滚动到有markdown文档的地方,会导致文章列表上下的内容都会显示同一个文档的内容。
 
希望有道能越做越好吧~
虽然最新版的有道云笔记支持markdown文档,可是无论是打开还是搜索,会导致笔记卡死,载入非常的慢。
在滚动栏里面,如果滚动到有markdown文档的地方,会导致文章列表上下的内容都会显示同一个文档的内容。
 
希望有道能越做越好吧~

支付宝红包模板

闲聊李魔佛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57 次浏览 • 2018-12-05 12:58 • 来自相关话题

受友之托。 女,22岁,未婚,身高165cm,体重48KG,苏州新区。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相关业务,工号: 510426653 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吃鸡。苏州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仅供娱乐哈~~ 查看全部
受友之托。 女,22岁,未婚,身高165cm,体重48KG,苏州新区。 目前在阿里巴巴工作,负责支付宝相关业务,工号: 510426653 支付宝搜索工号可见照片。 漂亮大方,爱好读书、健身、游泳、吃鸡。苏州有房一套,有车。 父母退休,家庭不拜金、人务实 她本人要求不高,只要对她真心好就行。


对比.jpg


仅供娱乐哈~~